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她打电话时进入/从阳台到卧室一共108次

李师儿这几日的闭门不出,除了因为跟叶青交锋时所产生的无力感之外,便是对乞石烈诸神奴的怀疑,让李师儿在无力之外,又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绝望感。

    这几日在燕京的府邸内,李师儿一直在权衡着利弊、思量着手里还有什么筹码能够与叶青做最后一搏。

    但不管如何思量,李师儿其实内心已经很清楚,在叶青的强势与阴险下,其实她手里已经没有什么筹码可以与叶青来谈判,甚至眼下唯一能够让她觉得还能够苟活、不至于寄人篱下的路,已经开始渐渐让李师儿动摇自己最初的信念。  
 在她打电话时进入/从阳台到卧室一共108次  
 
 

    为完颜璟复仇,为自己的儿子完颜安康复国,这些李师儿最初的信念以及希望,在这几日里已经渐渐破灭,随着燕京城暂缺现银的窘境再次得到缓解,百姓也能够再次用正常的价格购得生活所需后,李师儿其实已经不再抱任何的希望,甚至已经开始暗暗思量着叶青给她与完颜安康计划好的未来的路,到底有几分可行性!

    燕王府只匆匆派人给了李师儿一个口信:明日出发离开燕京前往金国,而她李师儿与完颜陈和尚诸人,将会暂时留在渝关等待结果。

    明日便要出发,从早上天未亮便坐在花园里的李师儿,看着日头从东方缓缓升起,而后又眼睁睁看着夕阳,无能为力的缓缓被埋没在了远处的西山峰顶,这一日里坐在花园里的感触,多像如今的金国处境,也多像她李师儿的艰难境地,落日余晖终究会完全消失在眼前的苍茫大地,进入无尽的黑夜之中,而天明之后的未来……李师儿不敢去想自己的命运到底会怎样。

    燕京城华灯初上,几条热闹的街市随着灯笼被点亮,变得越发的热闹与喧嚣,碎银子、铜钱在商贩与顾客手里来回易手,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神情都是颇为满意。

    燕京城的一切都随着碎银子与铜钱的出现,开始恢复着往日的正常,一家不大的茶楼门口,原本三五天也见不了几驾像样马车的门前,今日里竟然是破天荒的停了两驾。

    而且比起他们眼中像样的马车来,如今停在门口的两辆马车,不管是那一辆在燕京城内,马车的主人身份都绝对是非富即贵,还绝不是他们平日眼中认为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就能够坐的马车,毕竟,这两辆马车的豪奢已经是超乎出了他们的想象,就像……就像不曾见过的皇宫里的马车一般。

    可如今燕京城的皇宫都已经成了宋廷在此的官署,那么能够坐在这样豪奢马车上的主人,其身份在燕京城内,除了燕王叶青之外,掌柜的不觉得还会有谁敢坐这样的马车。

    只是掌柜的想不明白,自己这家茶楼怎么可能招来这般显贵之人呢?难不成是祖坟冒青烟了!

    而当第二辆豪奢马车在门口停下,一个让人眼前猛然一亮,神情带着一丝忧郁的绝美少妇走下马车时,茶韵茶楼的掌柜心不由的连跟着颤抖,甚至是都忘了上前去招呼。

    美貌少妇回头对驾车的高大汉子说道:“你在外面候着吧,我自己进去便是

    。”

    完颜陈和尚不自觉的担忧道:“皇……。”

    “不必说了。”李师儿微微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头,而后转头看了一眼旁边毕恭毕敬的掌柜,随后跟着掌柜往那二楼的一个雅间行去。

    雅室内就如李师儿所想的那般,只有叶青一个人在静静的喝茶,听到门口的响声,叶青抬头一笑,示意李师儿在对面坐下,随后对站在门口的掌柜挥了挥手,掌柜立刻意会,急忙小心翼翼的带上门离开。

    李师儿想要再做最后一次垂死挣扎,所以派人给叶青送了口信,而叶青则是选择了在此地与李师儿相谈。

    环视雅室的四周,陈设并没有显得多么的有品位或者是上档次,中规中矩的装潢铺设,不大的茶桌以及几个软座,也就可以供三五人坐在此喝茶谈心。

    眼前的茶水也谈不上有多好,最起码李师儿就没有觉得,此刻被叶青喝的津津有味的茶水,有多少清淡的茶香飘散在雅室内。

    “你当初说的可还算数?”随着掌柜缓缓上楼的李师儿,在短短的数十步距离过程中,早已经下定了决心。

    “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这里吗?”叶青不答反问道。

    李师儿静静的看着叶青,眼前的这个男人依旧是销售的脸庞、棱角分明的五官,鬓角依旧还是有些花白刺着她的眼睛,也依旧是那种从容不迫、自信随意的样子,只不过是如今,眉宇之间还是多了一丝久居高位者的威势。

    “可知道这家茶楼叫什么名字?”叶青见李师儿不言不语,随即给倒了杯茶水问道。

    李师儿依旧是不言不语,烛光照耀下那双更显明亮的眸子,看着叶青给自己倒茶,而后收回,随后视线再次放在了叶青的身上。

    “茶韵茶楼。”李师儿开口回答道。

    “不错,是叫茶韵茶楼。”叶青的语气带着一丝的感慨,深邃的眼睛此时显得同样有些惆怅。

    “你可知道……。”叶青看着李师儿,组织了下言语后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我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你之前说的到如今可还算数?”李师儿的语气有些冷淡。

    “其实很简单,走到今日正是因为当年我走进了一家叫茶韵的茶馆。而在燕京,却是叫做茶韵茶楼,这或许就是唯一的区别吧。”看着李师儿有些不耐的神情,叶青毫不在意,继续说道:“当初我去临安的那家茶韵茶馆,名字虽小,但地方却不小,而且里面的装饰与雅致,格调与豪奢也要比眼下这家号称楼的茶楼要……。”

    不等叶青说下去,李师儿嘴角便带着一丝讥讽,不屑道:“燕王是想说燕京的茶楼就没有临安的茶馆高贵,这茶楼不自量力的取了茶韵两字,是吗?可你别忘了,如今燕京也是宋廷治下的州城,虽然燕京不如临安富裕,但它还是有着他独特的底蕴与风情,这些……也绝非是临安的茶馆可以比拟的。”

    “我只是想说,当初自从我踏入那

    家茶韵茶馆后,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就开始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即便是我想要努力摆脱这种给我内心带来不安的改变,但不论我如何努力挣扎,到头来一切都是无济于事,所有我不想要做的事情,都被眼前的现实与环境逼迫着我不得不去照着做。”叶青回忆着当初进入临安禁军后,那一日被吴贵叫去那家茶韵茶馆为燕府看家护院的往事。

    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也像是在通过自己进入临安的茶韵茶馆一事儿,来告诉对面进入燕京茶韵茶楼的李师儿,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无论你怎么拼了命的挣扎,这个世道只会依旧无动于衷,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在一次次的绝处逢生中逆境成长。

    从出了茶韵茶馆起,叶青的命运就开始了根本的改变,他先后认识了很多很多人,有的人一开始是朋友,但走到一半成了对手、敌人,有的人一开始便是敌人、对手,走到一半却是成了朋友、属下。

    叶青没有在李师儿面前隐瞒自己的任何过往,语气一直不曾变过,一直就像是在将别人的故事,白纯、李横开始,到出了茶韵茶馆后的燕倾城、汤思退、虞允文、史弥远等等,都被叶青毫不隐瞒的告诉了李师儿。

    李师儿一直在静静的听,甚至在听到险要地方,在叶青脑海里梳理着往事而停顿时,李师儿便会不自觉的主动拿起茶壶给叶青那空了许久的杯子倒上茶水。

    李师儿的神情也由最开始的平静渐渐开始动容,最后便是跟着叶青的讲述,神情之间也开始变换着悲喜哀愁。

    而在说道最后兵临燕京城后,叶青便停了下来,而茶楼外面原本热闹的喧嚣声也早已经消失不见,唯有深夜的寂静不知何时开始,已经不知不觉的渗入到了这间无声的茶室内。

    “我明白了。”不知过了多久,李师儿放下早已经没了滋味的茶杯淡淡说道。

    随后看着一脸平静的叶青缓缓起身,走到雅室的门口时,李师儿停下了脚步,随着双肩微微抖动深深吸了口气后,李师儿最终还是转过身,看着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叶青,嫣然一笑道:“但你别忘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你叶青这样的好运气,以及……以及你那常人所不具备的阴线跟狡诈。”

    “狗急了还跳墙呢……。”叶青不假思索的说道。

    李师儿瞬间一脸愤怒:“你在骂谁是狗!你才是狗!”

    砰的一声,雅室的门被转身离去的李师儿狠狠的摔上,寂静的大半夜里,那摔门声也显得是格外的响亮。

    跟贾涉坐在一楼厅内的完颜陈和尚,听到楼上的响声后,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被吓了一跳的茶楼掌柜,而后刚走到楼梯口张望时,便看见李师儿嘴角带着一丝得意迈步下楼。

    贾涉也不自觉地跟着完颜陈和尚走到了楼梯口,望着挺胸抬头的李师儿走下楼梯后,最终还是颇为恭敬的行礼,但贾涉的礼貌换来的却是李师儿离开时的一声冷哼。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56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