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肥白大胯浑圆的大腚|一条紧紧闭合的粉红花

  小君扬,这次九嫂真的来了!

    ……

    广袤无垠的沙漠中。  
 
 肥白大胯浑圆的大腚|一条紧紧闭合的粉红花  
 
 

    一对男女正拿着小铁铲挖什么东西,挖着挖着,女子突然惊呼道:“看到它了!诶?它跑了!!快抓住它!咱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只!”

    没错。

    这两人正是孙落和狂夜。

    他们是来这儿寻毒物的。

    “它在那儿!”

    孙落看见一只和沙漠同色的蝎子从沙子下迅速钻了出来,赶紧拿起面前的小网子一捞,连沙带蝎一起捞进网里,最后沙子漏光了,只剩那只蝎子在网里。

    孙落笑得贼快乐:“这下跑不掉了吧,小东西。”

    狂夜瞧她这模样不禁叹口气:“咱带来的水和干粮都吃完了,今天必须从这儿离开。”

    “嗯,我知道。”孙落将蝎子装进腰间的迷你型小篓子里:“走吧。”

    此处是楼兰国地盘,而楼兰和北莫正在交战,他们确实不宜久留于此,不然若是被楼兰的人发现,以为她和狂夜是北莫派来的探子就麻烦了。

    两人走着走着。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呵斥声。

    “你们是谁!”

    糟糕!

    这就被发现了?

    孙落扭头一看,发现对方穿的正是楼兰的服饰!

    擦!

    运气怎么这么背!

    孙落回过身笑眯眯的解释道:“我们只是路过,路过。”

    那人冷笑:“路过?你当我傻吗?谁没事会往这种大沙漠里跑?我看你们定是北莫国派来营救那个王爷的!”

    “什么营救王爷?”孙落好奇:“你们抓了北莫国的王爷?哪位王爷啊?什么时候抓的?”

    莫不是君夜那厮。

    如果是,那可真是皆大欢喜了!

    “你们真不是北莫那边派来的人?”那人瞧孙落的模样不像作假,而且手里还拿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工具,心里也开始有些松懈了。

    “真不是啊!实话告诉你吧,我确实是故意来你们这儿的,因为我听说沙漠里有我想要的毒物,这毒物能治病,所以我才不远千里来找寻。你若不信,给你看,这是我刚挖出来的。”孙落说着,还打开腰间的小篓子。

    那人上前一瞧,果真是他们沙漠里的毒蝎子。

    但这玩意儿……能治病?

    也不知这姑娘听谁说的,怕不是被骗了吧!

    不过——

    这姑娘身边的男子可不像个好惹的。

    果然他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孙落见楼兰小哥的神情忽的又警惕起来,便赶紧解释:“你别误会,他是我家的护卫,因为我爹娘不放心我单独外出,所以才让他跟着我的。”

    “真的?”

    “嗯!”

    “行,那你们走吧,我要在这儿看着你们离开!不然我不放心!”楼兰小哥道。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走。”

    虽然最后还是没能知道被抓的那位王爷究竟是谁,但如今两国交战,一国王爷到了敌国之中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搞不好命都能折腾没。

    但还是那句话。

    如果这位王爷是君夜那混蛋,命没了就没了吧,死了也活该!

    谁让他当初将西岳国战王府上的靖曦郡主扔进倾月楼那种烟花之地,还当着她的面扒光人家的衣服进行凌辱,废了人家的手!!

    本来一个金贵的郡主,也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就这么被你害死了。

    所以,哪怕你君夜有一天真的死了,那也是你-活-该!!!!

    狂夜感到孙落身上莫名出现一股怒气,甚为不解:“你怎么了?”

    孙落眉头突突地跳:“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个讨厌的人,讨厌到让我恶心,让我想杀了他!”

    狂夜闻言便没再多话。

    因为这种时候还是少说话为妙。

    身后的楼兰小哥目送二人远去后,这才放心的转身走了。

    ……

    而另一边。

    君澜已经看完了炎姬写的那封信,此刻手里正拿着两张小纸人把玩。

    白梅白雪在旁边候着。

    白梅道:“君上,鬼族的人即便被赶出古境也是如此的不安分,要不要……”

    君澜微微抬手,示意她闭嘴。

    此事倒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楼兰神女身为鬼族中人,知晓他是古境君主,不可能那么轻易死,但偏偏她就信以为真了,还安插了人手在北莫的皇宫里,企图杀了皇帝。

    如今他家夫人急着去楼兰救人,那这北莫皇宫里潜藏的鬼族人,就得由他出面解决了。

    君澜笑了笑,但眼底却一片冰冷。

    那两张小纸人在他手里化成了灰。

    “你们二人继续回自己的岗位守着吧。”君澜淡淡道。

    “好的君上。”

    白梅白雪一离开,君澜便也慢悠悠地出了宫殿,一路上闲庭信步地走着。

    不一会儿。

    他就遇到了老熟人。

    “这不是我们英明神武俊美非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君上吗?您老人家终于舍得回来了,我嫂子呢?”花莫白蹿到君澜面前,左看看右看看。

    “别找了,她不在。”君澜道。

    “怪了,难道就你一人回来了?”花莫白疑惑:“话说回来,你这一年多究竟干嘛去了?”

    “当然是跟我家夫人游山玩水去了。”君澜勾唇。

    “……”花莫白显然不信:“所以嫂子呢?”

    “你找她作甚?”

    “许久未见,甚是想念,比起你,我更想见到我嫂子。”花莫白调侃道。

    “我看你是想死。”君澜眼眸危险一眯。

    “哟喂,脾气还是这么大。”

    君澜瞅了他两眼,索性懒得搭理他了。

    眼下还得先去北莫皇宫看看情况。

    “哎哎哎,你咋就走了?我还想再跟你聊聊呢!”花莫白赶忙追上去:“北莫跟楼兰交战了,你想必已经知道了吧!”

    “嗯。”

    “听说楼兰有鬼族的人相助,而且人还不少,北莫想打赢这场仗,难啊。”花莫白叹气。

    想当初,他可是从北莫的国库里搬了不少金银珠宝呢!

    “楼兰不是只有一个神女吗?”君澜皱眉。

    “何止啊,现在楼兰有不少鬼族的人!”

    君澜闻言,便再没心思去想其他,一个飞身迅速离开了古境。

    原来如此。

    恐怕是那楼兰神女在这一年里拉拢了不少鬼族中人为楼兰卖命,如今鬼族没有族长,鬼族的人就像一盘散沙,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管不了他们。

    不过这楼兰神女如此大胆,看来是该给她些教训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548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