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贝慢慢来,抓着腰一下一下用力撞击

“快看!无间阁……”

    赵飞甲猛然回身摘下了帽子,正惊疑的众人慌忙回过头去,只见一栋庞大的黑色古建筑,赫然耸立在孤岛的正中央,充满了无限的沧桑与神秘,一股威严的压迫感也扑面而来。

    “无间阁!我们进来了,终于进来了……”  
 
 宝贝慢慢来,抓着腰一下一下用力撞击  
 

    两家人激动的高呼了起来,不少人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而两家的高祖则猛然跪地,率领全族人虔诚的磕头膜拜,最后大声哭喊道:“先祖!子孙不孝,让您老失望啦!”

    “吱~”

    忽然!

    两扇朱红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道硕大的黑影投射了出来,众人惊的倒吸一口凉气,还以为是赵子强显灵了,怎知定睛一看之下,竟是一条白毛哈巴狗走了出来。

    “九百多年了,你们终于来了……”

    狂狮犬立在门口昂起了狗头,有个小子顿时惊呼道:“天呐!这条看门狗怎么会说人话啊?”

    “小兔崽子!你说谁是看门狗……”

    狂狮犬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喝,渺小的身体猛然一甩之下,赫然变成了一头金毛雄狮,并且身体还在不断地变大,直到变为一头参天巨兽才停下,全身上下金光闪闪,武威又霸气。

    “我去!你竟然会变身……”

    赵官仁瞠目结舌的仰起了脑袋,狂狮犬足有六层楼高,昂起脑袋几乎跟无间阁平齐,一只狮爪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好似银行门口的雄狮雕塑,不过是超级放大版。

    “小白!它是我们陈家先祖的坐骑,它还活着……”

    陈家人忽然激动的连连叫喊,终于认出了狂狮犬的身份,但狂狮犬又低头一声狮吼,将他们吹翻了一个大跟头,竟然瓮声瓮气的说道:“没大没小的,叫我白爷!”

    “白爷!叩见白爷……”

    陈家人连忙趴在地上磕头呼喊,陈霓裳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们待会再叙旧吧……”

    赵官仁忽然揭开了脸上的面具,走到人群前说道:“我要问一问两位族长,赵官仁曾在六十二年前回来过,在妖人大战中被赵家主力围攻,最后一气之下灭了他们,你们知道吗?”

    “我们家围攻你爷爷?你开什么玩笑……”

    赵高祖起身说道:“当年是我大哥在率领主力,中了黑山妖王的奸计,导致精锐无一生还,怎么就跟你爷爷扯上关系了,陈霓裳和梅绫香当年也在场,不信你可以问她们!”

    “确实没有,否则我也不会问你了……”

    陈霓裳也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小五!你听谁说的这件事,哪怕你爷爷并不是他们的血亲,但是跟赵子强老前辈也有师徒情分,赵家人再混账也不可能围攻你爷爷啊!”

    “这不扯蛋嘛,肯定是魔族在妖言惑众吧……”

    赵高祖没好气的摆了摆手,但赵官仁又看向了一位老贵妇,问道:“你是赵飞睇的奶奶吧,请问你见过赵官仁吗,有没有听过官龙或云飞的名字,我爷爷当年可能用了化名!”

    “没有!我没见过你爷爷……”

    老贵妇困惑的摇了摇头,赵官仁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道:“老人家!今天叫你们来主要就是认亲的,我可就开门见山的问了啊,赵飞睇的父亲究竟是谁的孩子?”

    “你、你什么意思啊,怎么问到我头上来了……”

    赵飞睇的父亲立马慌神了,赵飞睇则羞愧的捂住了脸,谁知老贵妇突然打了个哆嗦,吃惊的指向了赵官仁,哆哆嗦嗦的竟说不出话来了。

    “不要激动,慢慢说……”

    赵官仁一脸紧张的看着她,生怕她忽然开口叫老公,陈霓裳虽然比她年纪更大,可人家已经恢复青春了,办起事来跟大姑娘没两样,但这位可是正儿八经的

    老人家,心理差距实在太大。

    “云天大哥!难道你说的是云天大哥吗……”

    老贵妇忽然激动的跑上前去,一把捧住了赵官仁的脸,慈母般的笑容让他打了个寒颤,他真感觉看到了自己的奶奶,可理智却在告诉他,这十有八.九是他的女人了。

    “呃~难道六十二年前,我爷爷化名赵云天吗……”

    赵官仁望着激动又慈爱的老贵妇,脑袋里已经是叮当乱响了,可老贵妇又犹豫道:“不!云天大哥姓叶,他叫叶云天,但我记不清他的模样了,毕竟是六十年前的事了!”

    “飞睇他爸究竟是谁的孩子,他是你亲生的吗……”

    赵官仁急躁的指向前方,赵飞睇老爹的脸色顿时白了,跺脚喊道:“你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不是亲生的了,妈!你快说句话啊,叶云天到底是谁啊,跟你什么关系啊?”

    “叶云天是你的父亲,生父……”

    老贵妇猛地转过了头去,赵飞睇老爹身体一晃,差点没当场晕死过去,但他的老爹却忽然来了句:“你不是我们亲生的,你的生母是我小妹,她生完你之后就过世了!”

    “爷爷!”

    赵飞睇急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蹦出个叶云天了,他是不是赵官仁啊?”

    “不可能!叶云天是一个下流又卑鄙的混账……”

    赵飞睇的爷爷怒声道:“小妹让那个混账骗了身子,可他又不愿娶我小妹,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当时妖人正在大战,他狂妄的率领一帮人去打仗,最后不知道死在哪个鬼地方了!”

    “其实是我小姑子太傻了,她明知道叶云天是个浪子,还义无反顾……”

    老贵妇叹息道:“当年小妹不知从哪听说,有人要害叶云天,她挺着个大肚子就出门了,结果刚进山就早产了,还遇上了妖族袭击,生下老三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老三就让我抱过来抚养了!”

    “如果说叶云天的话,我的印象倒是非常深刻……”

    赵高祖上前说道:“叶云天绝不可能是赵官仁,那小子自大又狂妄,当年得罪了不少人,而且他的本事确实不小,可他但凡跟我们赵家有点瓜葛,我大哥也不会带人去杀他!”

    “真有这事啊……”

    赵官仁惊愕道:“可为什么要杀他,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吗?”

    “唉~其实也就是些意气之争,还有些狗屁倒灶的小事罢了……”

    赵高祖叹气道:“不过有件事彻底惹恼了我大哥,他说没有赵子强就没有伽蓝之祸,赵子强才是万恶之源,还跑到咱们家祖坟撒了泡尿,你说我大哥能放过他吗?”

    “其实叶云天是个好人,正义感很强的一个人,还非常幽默……”

    陈霓裳也说道:“只不过他恃才傲物,做事也不太讲规矩,弄得男人对他又妒又恨,但姑娘家都很喜欢他,我记得当年最后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应该是……梅绫香吧!”

    赵官仁震惊道:“不会吧,你跟我爷爷也认识啊?”

    “很熟!我是门派主力中唯一活下来的人,叶云天救的我……”

    梅绫香缓缓上前说道:“我当年才二十几岁,他带人杀光妖族之后,将我从死人堆里扒了出来,他是我前半生唯一喜欢过的男人,但他不可能是赵官仁,不仅长的不像,人也非常的……狂!”

    “跟我比起来呢?”

    赵官仁迫不及待的看着她,梅绫香犹豫道:“性格倒是有几分相似,他跟你一样喜欢说下流的玩笑,但是并不让人反感,还喜欢说一些奇怪的歇后语,不过他没你情商这么高!”

    “女瘸子的屁股,你知道是什么吗……”

    赵官仁忽然目光深邃了起来,梅绫香愣了一下之后,点头道:“

    歪门邪道!你怎么也知道这句歇后语,该不会……”

    “各位长辈!有件事我不得不说了……”

    赵飞睇上前郁闷道:“上个月我跟赵云轩去验了血,亲缘检测说我们俩是近亲关系,所以……叶云天恐怕真是赵官仁!”

    “嘶~”

    现场几百号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都惊的目瞪狗呆,而赵高祖又震惊道:“这怎么可能,如果是赵官仁的话,为什么当年他不说出来,还要处处针对咱们家?”

    “不可能!这绝对是弄错了……”

    陈霓裳急声说道:“我原本想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但今天不得不说出来了,其实我……跟叶云天也有过一段,我们在一起很多个日日夜夜,他要是赵官仁我怎么能不知道!”

    “嘶~”

    赵官仁也猛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他跟陈霓裳一拍即合,搞了半天这才是自己的老情人,谁也不占谁的便宜,仅仅是旧情复燃罢了,他连忙问道:“你是不是给他生了孩子?”

    “老祖!不、不会是我……”

    秦水月也紧张的要死,下意识看向了她老爹,她老爹的脸也顿时绿了,羞愤道:“你瞎看什么,你爹我才五十六,老祖怎么可能生下我?”

    “不是!一开始我们连朋友都不算,发生了很多事才变成那样……”

    陈霓裳满脸通红的说道:“那段时间我亡夫就碰过我一次,我一直以为孩子是他的,还跟他说了这件事,他就让我把孩子送给我大儿子养,直到他失踪很久我才确认,孩子就是我亡夫的!”

    “赵云轩!雷丘封了你许多年的记忆,肯定有很重要的原因……”

    陈舞苍忽然开口道:“但你刚到集训营的那一天,原来的你突然回归了,雷丘将你骗到山上重新加固封印,所以你要想搞清楚这些事,可以再让高祖爷爷施展一次摄魂术!”

    “不行!”

    赵高祖摇头道:“我的功力不够破开封印,上次他连自己怎么来的集训营都给忘了,万一再搞的他六亲不认就麻烦了!”

    “没关系!我有上头丸,这灵丹你应该熟悉吧……”

    赵官仁忽然掏出一只锦盒递给他,说道:“短时间内能让你提升两个境界,而且赵翻雪是你的玄孙,如果你愿意把摄魂术传授给她,哪怕只是基础的法门,她应该也能助你一臂之力吧!”

    “摄魂术分七重,对付封印只需要第一重就行……”

    赵高祖打开锦盒看了看,说道:“霓裳!翻雪!绫香!你们三个全都来助我一臂之力吧,我将第一重法门传授给你们,我也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云天到底是和许人物!”

    “好!”

    三女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赵官仁再次掏出了三颗上头丸,等赵高祖将基础的法门教给她们之后,她们一同练习了半个多小时,跟着四个人便一起吞下了上头丸。

    “好强的仙丹,我突破到日之境了……”

    梅绫香震惊的抬起了双臂,不过这只是暂时性的而已,而赵官仁则盘腿坐了下来,四个人前后左右将他包围,在众人目光炯炯的注视下,并起双指隔空刺向他的天灵盖,大喝道:“摄!!!”

    “唰!”

    四道金光猛然射入赵官仁的头颅,只看他触电般猛颤了一下,突然痛苦的仰起了脑袋,两颗眼珠子错乱的上下乱动,身体也痉挛一般的抽搐,但没多久便开始七孔流血。

    “不好!”

    赵高祖惊呼道:“我们四个人的功力太强,但封印的力量更强,两股力量在他体内碰撞,他的身体快承受不住了!”

    “他吐血了,快想办法救他啊……”

    “救不了!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541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