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同学每天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宝贝打开腿一点也不疼

所以,陆成萱晋升不只是六尚局的同僚前来道贺,便是连后宫的嫔妃也都有所表示。

    高温玉也在其中!

    陆成萱心下了然,私下向着春燕招手,“春燕……”  
 
 同学每天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宝贝打开腿一点也不疼  
 

    “大人,怎么了?”

    春燕眼睛散发着光亮,小脸因为高兴而红扑扑的,顺势塞给了陆成萱一个蜀锦绣着喜鹊的手炉,“有什么事情要奴婢去做。”

    “看见站在你左边第三个宫女了吗?那是高昭仪身边的桃枝。”

    陆成萱低声道,“一会儿你去将后宫所有嫔妃的贺礼都收下,不管对方送的是什么都要态度恭敬客气,但唯独那桃枝所送的,就算是再好你都给她退回去,并且要表现出嫌弃的样子,让她难堪。”

    “明白!”

    春燕心领神会,跟在陆成萱身边这么久,有时候陆成萱只是一个眼神她就懂了是何意思,两人的配合倒也还算默契。

    果然,没多会儿,本来还满脸笑容的桃枝瞬间拉下脸来,狠狠的瞪了陆成萱一眼,愤恨离去。

    ——

    永安殿。

    高温玉身穿葱绿色绣着荷花的宫装,鬓上斜插的攒金丝红宝石簪子上的流苏因为身体骤然从座位上站起而晃动,“什么?”

    “那陆成萱身边的女史当真这么和你说的?”

    桃枝攥紧了双手,“是的娘娘,那女史分明就是陆大人受益,故意和咱们为难的,否则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出言冒犯娘娘您呢!”

    高温玉的脸色有些难看,然而还未等她发作,旁边的宫萍儿就犹豫着开口,“桃枝,你说的可是真的吗?”

    “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作为陆成萱分散高厉的直接受益人,宫萍儿可是没少吃到陆成萱所给的好处,也正因为陆成萱,她才能在高厉的面前备受宠爱,最近也风头无两。

    听见桃枝口中对陆成萱的描述只觉得奇怪。

    “高姐姐,那陆成萱臣妾是接触过的,为人很是通透伶俐懂眼色,按道理她是绝对不会那样言行无状的,可能是出了什么岔子了吧。”

    宫萍儿板起脸,“桃枝,你说,是不是只是你自己在外面做了错事,弄坏了贺礼,害怕回来被高姐姐责罚,就编出来了这样的借口来推脱,将责任都撇在了陆大人的身上?!”

    高温玉身边另一位美人秦雪儿也跟着附和,“是啊,昭仪娘娘,那陆大人我也曾经见到过,看起来不像是会故意和人为难的样子,何况陆司膳和您从前没什么接触,也没什么仇怨,不至于在自己大喜的日子和您过不去!”

    “一定是这个宫女自己犯了错事,还想要将责任推脱到别人的身上,这样您只会记恨陆大人却不会去求证,她就能逃得过责罚了!”

    桃枝无比冤枉,扑通一声跪在了高温玉的身边,“娘娘,奴婢就算是有着天大的胆子也断然不敢去污蔑司膳大人,更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欺骗昭仪娘娘啊!”

    高温玉拧着眉,桃枝的个性她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信任她做自己的贴身宫女,可宫萍儿和秦雪儿两个的表情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撒谎,去为了一个五品典膳不顾家族情分也不至于……

    这事儿到底是有些诡异蹊跷的。

    “行了行了,你先下去吧,本宫知道了。”事情尚未有定论,高温玉也不好妄下判断,只能催促着桃枝先退下,“究竟怎么回事等着本宫好好的和那位司膳大人见面就知道了。”

    ——

    临华殿。

    屋内银炭燃烧的正旺,时不时的传出来噼啪的声响。

    心情极好的陆成雪择了几株冬日的红梅,亲力亲为的修剪花枝,插在新得的景泰蓝缠文枝花瓶中。

    棉帘被掀开,风雪夹杂着阵阵寒意袭来。

    冬青脚步匆匆,面带慌张。

    “怎么了?”

    “皇上今日又宠幸了哪位美人?”

    陆成雪笑容温婉,比起冬青的急躁她向来是沉得住性子的,“还是说后宫又哪位主子想要争宠去勾引皇上了?又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你何至于还这般紧张。”

    “淑媛娘娘……这次不一样,这次想要亲近皇上的,是陆美人?!!”

    吧嗒。

    只听得陆成雪拿着银剪刀的手一顿,生生的将就快被修好枝丫的红梅剪出来了一个缺口。

    “陆美人?”陆成雪眉心紧蹙。

    宫里面姓陆的,除了陆成婉,还有哪个美人?

    但陆成婉性格软弱,陆成雪从来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堪称对手……

    陆成雪的心里面突然闪过一个人,却很快的压了下去。

    “是……是先淑仪,您的四妹妹,陆成欢。”冬青神色慌张,“听永宁殿那里传来的消息,似乎……似乎陆美人已经知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就连冬雪也被绑了起来。”

    “娘娘,倘若真的叫那永宁殿的那位主子复宠,恐怕日后您的日子应当是难过的……”

    陆成欢性格骄纵,她要是知道陆成雪曾经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打掉了她的孩子,那还不将这个皇宫给掀翻了?!

    她的城府不如陆成雪深,可脑下去只会让玉石俱焚,让高厉连带着对她也心生厌恶。

    “冬青,去找人过去。”

    片刻的时间,陆成雪的心里面就已经下了狠心,“一个不受宠,又被皇上贬恕的美人,在宫里面也没什么活下去的必要了。”

    冬青有些不忍,“可娘娘,她毕竟是您的亲姐妹,当真要做的这么绝情吗?”

    陆成雪的眼中闪过一抹可惜,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是打算留她一条命,她这辈子待在永宁殿内安心养老就是了,可她自己却不知道珍惜,还想着要出来……”

    “既然当初事情做了本宫就没想着在留退路,她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本宫心狠手辣要斩草除根了!”

    陆成雪沉着声音,目光如霜。

    冬青嘘声,悄然退下。

    ——

    同时,得到了消息的还有玉堂殿的陆成音。

    彼时陆成音正怡然自得的晃动着摇篮中的四皇子,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微微有些意外。

    “什么?”

    “你说那陆成欢和陆成雪两个人倒是咬起来了?”

    佩文恭敬道,“可不是,听说那陆淑媛下手极其狠辣,直接就断了陆美人日后生育的可能,即便复宠也难以在后宫站稳脚跟了!!”

    陆成音冷声嗤笑,“她可真的下得去手。”

    “看来什么姐妹情深,什么血脉相连,进了后宫之后就全都是利益二字了!”

    “还亲姐妹呢!”

    “可不是。”

    佩文也跟着高兴,想起从前赵祗云对陆成音所做的那些事情,她的子女就算是同归于尽了都不为过。

    活该!!!

    “那娘娘,您是打算袖手旁观还是添一把火?”佩文询问着陆成音的意见。

    “这么刺激的场面,当然是添一把火了!”

    陆成音眼眸闪烁着亮光,她还没来得及去收拾这两姐妹,她们两个倒是如此心急的自相残杀,既然对方早已经急不可耐,她又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我们不只是要添一把火,还要帮陆成欢那个没脑子的!”

    毕竟不能生了,就算是受宠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陆成音当下便心里面做好了决定,“她们两个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皇上,既是为了皇上便不能让皇上蒙在鼓里,得让皇上看见她们两个的神深情才是!”

    “不……”

    陆成音摇晃着摇篮的手突然顿住,“这么大快人心的场面还是本宫亲自去看吧。”

    “是……”

    佩文替陆成音简单的披了一件狐狸毛的披风便随着她一起去启元殿了。

    ——

    永宁殿外。

    失血过多和营养流失让陆成欢的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让人忍不住怜惜。

    已经在这风雪中站了好一会儿了,却始终都没有见到高厉的身影,陆成欢的心里面也开始忐忑自己就这么相信乔慧的话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喜儿,乔慧当真让我就在这里等着吗?”

    陆成欢搓着手,哈气来取暖,忐忑的向着四周张望的是时候,又向着喜儿确定了一遍。

    喜儿重重的点着头,“是的美人,乔慧姐姐就是这么说的,奴婢一个字都没有遗漏。”

    两个人站在风雪中已经足两个时辰了,陆成欢的身体才刚刚有些好转,要是再这么站下去,怕是之后即便身体康健了也是会留下隐患的,“美人,奴婢先回去给您重新灌个汤婆子,您稍等等。”

    “慢着。”

    陆成欢及时的开口叫住了喜儿,“不用了,我们到底是被罚禁足,能出来一次已经实属不容易,倘若再因为这点小事回去,惊动了偏殿的那位就不好了。”

    “再等等吧。”

    陆成欢抱着自己的双臂,低着头,看着方才踱步所踩出来的那些脚印,心里面泛着心酸和无奈。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陆成雪都要如此温婉大度,待人和善了。

    对比起自己的好姐姐,她长这么大得罪的人自己都数不清了,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也没人会真心实意的对自己,不痛打落水狗就已经是恩赐了。

    “来了来了!”

    “好像有人影朝着我们过来了。”

    喜儿高兴的上前几步张望,然而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褪去便被那暗处缓缓现身的人影给吓了回去,借着银白色的月光,刚好能看清楚前来的那些人的脸。

    那不是皇上!

    “美人,糟了,是冬青!!”

    喜儿大惊失色的想要带着陆成欢快些回去。

    真是出师不利。

    还没见到皇上就见到了冬青,这要是被冬青发现她们私自从永宁殿出来那还能好?

    陆成欢也有些慌张,可两个人还未做出动作,冬青也看见宫墙下晃动的人影,迅速招呼着身边的宫人上前,直接便将陆成欢和喜儿两个人给压下了了。

    “冬青,你放肆!”

    陆成欢脸色惨白,“要是知道你敢这么对我,我母亲不会放过你的!”

    “放开我!”

    “放开!”

    时至今日,她都不懂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了陆成雪,竟能惹来她让如此狠心的对付自己,更不懂为什么连冬青冬雪也要帮着陆成雪……

    冬青压低着声音,近身到了陆成欢的身边,“陆美人,既已经入了宫,那咱们便都是皇城里面的人,在这里,我们的主子就只有一个,那便是皇上,您说的您的母亲是谁,奴婢不知道,想来也是不相干的,奴婢也不想知道。”

    “但陆美人。”

    冬青声音一顿,面色冷的让陆成欢陌生的背后一寒,“皇上亲自下令将您贬为美人,幽禁在永宁殿,没有传召不得外出,可您却出现在宫门外面,您知道这可是忤逆圣意的死罪吗!?”

    “四小姐,宫里就是这么残酷,您从前在家里的时候性格骄纵,那是因为家里面您的母亲偏疼你,可在宫里,却是没人会偏疼您,犯了错误就该受罚!”

    “来人。”

    冬青不再去看备受打击的陆成欢,不痛不痒的说道,“陆美人私下触犯了圣恩,现在知道悔改,你们便送陆美人自裁谢罪吧!”

    陆成欢瞪大眼睛,死命的挣扎着,“我是皇上的嫔妃,就算我犯了错,要处罚也该是皇上来处理,你凭什么要处置我!”

    “冬青,你帮着陆成雪私下害死皇上的骨血才是真的死罪,你会遭报应的!”

    “为什么?”

    “为什么你和陆成雪你们都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们半点情分也不顾!”

    “为什么?”

    果然知道了。

    冬青目光冰冷,低声催促着身边的宫人,“还不快动手!”

    “做的干净一些,别添了晦气!”

    喜儿也跟着求饶,“冬青姐姐,你就给我们美人一条活路吧,好歹我们都是从一个府上出来的,求求你了。”

    “嫔妃自戕是大罪,若我们美人就这么死了到时候淑媛娘娘和陆家也会被连累斥责的,就放过我们吧。”

    “将来我们一定会铭记冬青姐姐你的恩情的,一定会报答姐姐你的!”

    “求求你了。”

    冬青充耳不闻,身后的宫人袖子里露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白绫,在陆成欢和喜儿的挣扎之下精准的向着两个人的脖子处勒了过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512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