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无限交换|在她体内有大了几分总裁

不,不对。

    和他的冰冥幽火不一样。

    他的冰冥幽火,同样是看似火焰,却所过冰封,但其内已成灰烬。  
 
 无限交换|在她体内有大了几分总裁  
 
 

    而这些可怕的白色火焰,只是所过冰封,但里头变得脆弱无比罢了。

    效果不一样。

    但论强度,却是齐平。

    作为一个火道妖孽,萧逸自然不会判断错,这种火焰,虽非天地至强火,却可位列天地至强火,和各种强悍火焰齐平。

    这深寒白狮,居然还掌着这种火焰天赋。

    萧逸对它的评价,不得不更高了。

    足足好半晌,火焰冲击方才消止。

    而此时,萧逸已一阵余悸之色。

    在他站稳脚步后,不过是在大地上发出了些许轻响,之前那些被火焰冲击肆虐而过的大地,已然在冰封中尽数化作了粉尘碎末。

    “哈哈哈哈。”深寒白狮肆虐大笑,“我的深寒冰焰,威力如何?”

    “这是专门用作克制你白家血脉的虚空火焰。”

    “卑劣的人类,今日你死定了。”

    “谁死还不一定呢。”萧逸紧握紫电,剑身之上,雷霆涌动愈发惊人。

    轰轰轰…

    苍穹之上,雷海骤降,亿万雷霆汹涌狂暴。

    “雷麟。”萧逸暴喝一声,一剑划下。

    剑若引雷,苍穹中,一头由雷霆凝聚而成的雷麟巨兽冲击而下。

    轰…

    雷霆,瞬间淹没了深寒白狮。

    亦是一瞬间,深寒白狮虽看似未显伤势,实则却浑身热气蒸腾,四肢发麻。

    “果然,奏效了。”萧逸一喜。

    这些雷霆,可是雷电麒麟的本命怒雷。

    论层次,麒麟怒雷,甚至还在天地至强火之上。

    “哼,你的深寒冰焰,克得了白家的天帝血脉,可克得了我的雷麟剑道?”

    萧逸冷哼一声,再度剑落。

    轰…

    雷麟再降,再度轰中深寒白狮。

    “我看你能吃多少次。”萧逸冷笑一声。

    这就是雷麟剑道的可怕之处。

    本身就可引动麒麟怒雷,从而降临,威力狂暴。

    而一旦被雷麟怒雷轰中,轰中者,便霎时四肢发麻,难以动弹。

    除非是远超萧逸的实力,强行抗过去,否则,就等着一直挨打,一直被麒麟怒雷不断轰击吧。

    当然,如果是远超萧逸的实力,也根本不可能会被这雷麟怒雷轰中。

    萧逸剑剑而下。

    巨大而狂暴的雷麟,一次次降临。

    霎时间,这秘境第六层中,完全成了一片雷霆肆虐的天地。

    雷霆不止,轰击不停。

    半个时辰后。

    深寒白狮身上,已然热气腾腾,连同口中亦白气直冒。

    “可恶的人类…”深寒白狮咬着牙,明显气息有所虚弱。

    一个时辰后…

    两个时辰后…

    半天后…

    萧逸暗暗惊讶,“果然皮糙肉厚,天赋可怕。”

    “竟能承受这么多次的雷麟轰击。”

    但与此同时,深寒白狮身上,已然鲜血直溢。

    显然,这接连不断地一次次雷麟轰击,已然超出了它的肉体承受极限。

    而今,已然鲜血直流,染红了它那雪白的皮毛。

    按这般下去,萧逸将这头深寒白狮击杀只是时间问题。

    但恰在此时。

    远方,两股可怕的气息,忽然凭空而现。

    那种感觉,似乎是本该不存,却又忽然而现。

    深寒白狮见状,怒吼一声,“大哥,二哥,救我。”

    萧逸一惊,“还有两头孽畜。”

    萧逸凝望天地尽头,那风雪之中,两头庞然大物缓缓走来。

    庞然大物所过,风雪尽皆退散。

    至萧逸看清这两头庞然大物时,两头庞然大物已身在数万里之外。

    一头,同样是头深寒白狮,只是,气息比这一头强上几分。

    而另一头,竟是头…巨大的深寒猛犸!

    身躯,比之两头深寒白狮高出一大截。

    身影所过,这坚实的大地,震颤不已。

    萧逸心头大惊,论气息,这头深寒猛犸,绝对超过这两头深寒白狮。

    虚空帝主之上,便是…至尊!

    至尊?

    若当真是至尊,萧逸恐怕马上就要跑路了。

    “人类。”深寒猛犸,停下了脚步,冷眼凝望萧逸。

    这一刻,在这头顶苍穹,脚踏大地的巨兽面前,萧逸着实渺小如蝼蚁。

    深寒猛犸,又看了眼那苍穹上的滚滚雷霆。

    这巨大的深寒猛犸,远远看去,竟仿佛头顶与这苍穹上的滚滚雷霆齐平着。

    “雷麟剑道?”深寒猛犸的目光,再度落回萧逸身上。

    “世间,本不存雷麟剑道。”

    “唯得雷麟大人的认可者,方可修得雷麟剑道。”

    “也就是说,你是雷麟大人选定的守护者。”

    “按理说。”深寒猛犸的目光,忽然溢出杀意,“看在这份上,我可饶你一命。”

    “可惜,你是白家人。”

    “你身上流着的血,那气息,让人极度厌恶。”

    “你身上流着的,是那冰冷而可恶的深寒血脉。”

    “白家人,都该死。”

    “你今日,必须死在此。”

    萧逸眯着眼,“不对,你不是至尊。”

    定下心神后,萧逸的判断愈发准确。

    这深寒猛犸,确实极强,但绝不可能是至尊。

    但,必然是可怕到极点的虚空帝主。

    那种可怕的深厚感,无敌感,在他所有见过的虚空帝主中,唯二人能给他这般感觉。

    一是古帝,二,则是流风妖帝。

    而今在他的感知判断里,这头深寒猛犸,确实强于两头深寒白狮,但比之古帝和流风妖帝,却应该是弱了一筹。

    萧逸瞥了眼天地尽头处的那份虚空本源。

    这是他此次的目的,也是他必须得到之物。

    “拼了。”萧逸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萧逸冷眼直视深寒猛犸,“我无意与你们为敌。”

    “你们身后那份虚空本源,我要了。”

    “就此交出,大家相安无事,我拿了便走。”

    “否则…”

    萧逸话未说完。

    那另一头深寒白狮已然怒吼,“卑劣的人类,死到临头还敢猖狂?”

    吼…

    一股白色的火焰冲击,狂暴而来。

    一如之前那头深寒白狮的冲击,这深寒冰焰,可怕无比。

    萧逸左手握剑,右手猛地一凝,“九阳轮回,凝。”

    九阳轮回,瞬间环绕手腕间。

    “六封火狱!”

    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六道轰鸣之音,六道巨大的焚魔之像,将那深寒白狮牢牢封锁。

    “跟我玩火,你还差了些。”萧逸右手虚握,牢牢控火。

    昂…

    深寒猛犸,发出一声鸣啼。

    萧逸眼眸一冷,左手紫电瞬间放下。

    锵…

    一剑落地,萧逸空出一手,身影不退反进,直取深寒猛犸而去。

    “三头孽畜,今日便与你们战个天崩地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49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