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有力的大手攀上她的柔软*甜宠 纯H 1v1

采石山庄门前,吕冬掉过车头,往北边走。

    “老杜?”他问道:“找我有事?工作上的……”

    杜小兵在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说道:“工作上的事,回公司再说,现在只说私事。”    有力的大手攀上她的柔软*甜宠 纯H 1v1    

    吕冬早不是刚跟宋娜谈恋爱时的木头了,这两年进步明显,今天这事就透着股子不正常,干脆问道:“跟于晶有关?”

    杜小兵跟吕冬的关系自然没得说,也不在吕冬跟前掩饰,直接说道:“我正想办法追于晶。”

    吕冬等过了红绿灯,问道:“对上眼了?”

    杜小兵斩钉截铁:“对上眼了!”

    于占龙一家待吕冬极好,吕冬自然而然的说道:“老杜,有话说在前面,我于叔就这么一个闺女,你看对眼,就认真点,要不魏哥能从西川飞过来削你。”

    杜小兵说道:“我你还不了解吗?”

    吕冬笑,想起一件事,问道:“那个孙莎呢?”

    杜小兵摆手:“别提她,听见她名字就烦。”

    很明显,老杜一直都瞧不上孙莎,跟以前对待宁雪完全是两种态度。

    但宁雪那边,早就彻底断了。

    “就我家里的情况,你也了解,家里卡着,不好找。”跟吕冬说起这些来,杜小兵没有任何压力:“别说我,吕冬,如果你不是一早跟宋娜处上,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说好找好找,说不好找真不好找。”

    吕冬明白这话的意思,也知道老杜说得是一种现实情况。

    杜小兵又说道:“找个一般的,我爸肯定不愿意,孙莎在他眼里就是个宝,我要追于晶,我爸肯定啥话都不说。”

    吕冬提醒一句:“你可别是为了搪塞你爸。”

    杜小兵说道:“我是那种人?追于晶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她长的不差,性格又好,能力也出色,家教更是没得说,这样的打着灯笼都没地方找,错过了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吕冬说道:“你真得下点功夫了,我听马明说了,他表姐不好追的,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追过她,她一向不假辞色。”

    “我不一样。”杜小兵显得非常自信:“实验中学上学时,我就是一等一的风云人物,到体育学院是大名鼎鼎的逍遥王,毕业出来混的不比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强?”

    吕冬想了想:“就今天所见,于晶起码不排斥你。”

    杜小兵牛皮吹爆:“这证明我还是有魅力的。”

    回到公司,俩人放下私事,重点说工作上的事务,杜小兵这次出差回来,会在泉南待一段时间,然后再奔赴两广。

    随着吕氏餐饮进一步加大宣传广告力度,旗下的品牌在全国各地都有了一定名气。

    就连泰丰园黄焖鸡这边,省内也有了过百家加盟店面。

    泰丰园黄焖鸡的发展速度,在吕氏餐饮的支持下,远远超过当初其他三个品牌创业的时候。

    当然,口味适合,价格适中,以及能让加盟商真正赚到钱,也是其中的关键。

    如果加盟商赚不到钱,别的做的再好也没用。

    而吕氏餐饮旗下的三家品牌,正在朝着千家连锁店铺努力。

    下午,吕冬和杜小兵参加了公司一场联合招聘。

    吕氏餐饮从业务走出泉南和太东开始,各种招聘就一直没有停过。

    甚至,还与国内刚刚兴起得一些猎头公司有了初步合作,以挖掘适合公司发展的高端人才。

    再就是相关的学习培训,公司一直在组织,特别是作为基层骨架的店长一级。

    泰丰园黄焖鸡那边,在意向加盟商方面,也坚持培训与加盟同时推进的策略,规范化制作上,专门请到总公司这边的研发部负责人杨峰和他带的几个徒弟,给加盟商做专业化培训。

    同时,加盟商的选择上,优先选择有实地餐饮类经营经验的加盟商。

    创业从来都是一件非常艰辛的事情,没有相关经验的人,不做好足够的准备,失败的可能极大。

    新人新店上面,公司不断给予结合实际的培训与指导,力求能让他们存活下来,并且真的挣到钱。

    泰丰园黄焖鸡做的是长期生意,不是挣一笔加盟费就跑路的无良厂商。

    这两年,社会上渐渐出现一些加盟品牌,就像房地产行业卖房子一样,交钱之前样样都好,简直把客户捧在天上,比上帝还上帝,但钱一交上去,立马就变脸,高高捧在天上的客户,不说变成踩在脚下的烂泥,也差不了多少。

    吕冬的严格要求,不仅仅贯彻整个吕氏餐饮,同样延伸到了下面的公司和店面。

    泰丰园黄焖鸡渐渐打开市场的同时,口碑也做了起来。

    太阳升高,时间缓缓接近中午,北河港城街东边,一家中等店铺已经有顾客进入。

    店铺装修的非常简单,门口最为醒目的就是泰丰园黄焖鸡的招牌,里面摆着十几张漆成紫黑色的木制桌子,长方形的木桌子很简单,占用空间不大,就连配套的也是最普通不过的高脚凳子。

    墙就是单纯白色腻子墙,上面贴着些关于泰丰园黄焖鸡历史和特色的介绍。

    光看这些文字的话,黄焖鸡那悠久的历史,吃过的名人,相当惊人。

    颇有种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觉。

    有顾客上门,施红梅赶紧迎过来:“您好。”

    这是熟客了,坐在一张木桌子跟前,说道:“老板,小份黄焖鸡一个,辣一点,再来两份米饭。”

    米饭只收一份的钱,却能随便添。

    施红梅掏出一个简易便签本,上面写了对应的号,一张留给顾客,另一张拿着来到不大的厨房跟前,贴在窗台上面,里面做黄焖鸡的齐玉宝抬头就能看到。

    齐玉宝看一眼,动作相当麻利,砂锅下面点火,半成品鸡腿肉放进去,倒入袋装料包,又陆续把姜片、香菇、青椒和辣椒放进锅里,盖上砂锅盖煮了起来。

    很快,又有不少顾客上门,齐玉宝面前一体式灶台的十二个锅味,全都开了火。

    因为半成品加工,菜熟的非常快,客人只需要稍作等待,就能吃上热腾腾、香喷喷的鸡肉和米饭。

    到十二点多一些的时候,店里所有桌子跟前都坐上了人,第一批过来的客人基本走了,已经翻桌了。

    不大的厨房里面吸油烟机嗡嗡的响,十二个炉子一起点着,就没再关过,上面的砂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温度可想而知。

    有个大功率风扇,对着齐玉宝吹风,但他仍然觉得厨师帽里面热气升腾。

    帽子不能摘,这是硬性规定,就像他和媳妇嘴边的防飞沫口罩一样,这是餐点时间必带的装备。

    施红梅摘过一次,正好撞上公司的陌生人到访,愣是被扣了钱,拿不全季度返点奖励。

    公司的管理非常严格,但齐玉宝做了这段时间,也有切身感受,这是为了长期生意着想。

    能挣到钱,挣得还不少,这些事自然就不是事。

    谁也不想投入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好不容易把店开起来,好生意干了一两个月,就关门大吉。

    “老板,来四个大份!”有一桌的客人喊。

    “好来!”施红梅正在收钱,赶紧找零,问那边:“要不要辣?”

    “两个微辣,两个不要。”

    施红梅记下来,回去贴好,顺便把做好的黄焖鸡端出来,放在对应的顾客面前,放下后更是提醒一句:“您好,请注意锅烫!”

    这边刚送上,有客人结账,又忙着去收钱,收完钱接着端菜。

    跟齐玉宝一样,施红梅一点空闲都没有。

    但她宁愿累的腰酸腿疼,也不想闲下来。

    累,代表的是客人多,生意好,能赚到钱。

    开业接近两个多月,比以前半年赚的都多的多。

    况且,这是在店里面,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比起以前摆地摊好太多了。

    过了一点,店里客人陆续减少,到两点钟左右,就只有个别人吃饭了。

    两点半,店里最后一个客人结账走人,忙碌的店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施红梅第一时间关掉所有灯,能省一点是一点。

    两口子开始刷锅,整理店面卫生。

    齐玉宝先拿块抹布擦桌子,问道:“今中午见了多少钱?”

    施红梅大致有个数:“小三百。”

    “还行。”齐玉宝点点头,说道:“咱手里的钱,除了转悠动的,是不是够还上公司的第一笔分期了?”

    施红梅管账,说道:“够了。”

    齐玉宝说道:“要不咱先把分期还了,欠着个帐,心里一直挂挂着。”

    “急啥急。”施红梅有着女人家的算计和精明:“公司给的免息贷款,又没利息,还有三个月才到第一个账期,等到期还就行。”

    齐玉宝想了想,赞同:“那就到期还。”他又拿了拖把过来拖地:“这店累是累点,真能挣钱,怪不得吕氏餐饮能把店开到全国,能成太东餐饮行业的龙头企业,确实有两把刷子,这次咱加盟,加盟对了!”

    施红梅说道:“也不求能多长,能保持个三五年,咱就能赚不少,到时就算不行了,也有本钱去干别的。”

    齐玉宝说道:“盼着他们一直做的好。我有个想法,这生意不错,但归来的都是县里东边的人,西边的很少,咱要不要再加盟一个,西边也开上一个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480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