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男女女那些事/她的热情迎合让他的冲撞加快

 市刑侦大队,大队长办公室。

    “咚咚。”韩彬敲了敲门。

    “进来。”    男男女女那些事/她的热情迎合让他的冲撞加快    

    韩彬拿着文件走了进来。

    丁锡峰从办公桌旁站起来,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坐,问完了。”

    “是。”

    “这是详细的审讯记录。”

    “嗯。”丁锡峰坐在沙发上,开始翻看审讯记录。

    韩彬也不着急,点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过了一会,丁锡峰看完了文件,说道,“你觉得这份笔录是否可信,马晓琳有没有可能在这方面撒谎?”

    “我觉得撒谎的可能性不大。”

    丁锡峰道,“氰化物是定罪的关键证据,马晓琳将剩余的氰化物销毁了,无法跟死者体内的毒药成分进行比对,终究是一个薄弱的环节。如果无法找到氰化物的来源和样本,以我对检察院的了解,可能会以证据不充分的理由退回来。

    别找那麻烦事,不要以为抓到人就放松了,咱这一行最忌讳虎头蛇尾。”

    “您放心,我会抓紧调查。”

    “跟我说说,你想怎么调查?”

    韩彬捋了捋思路,“马晓琳并没有跟氰化物的卖家见过面,不过他们有间接的接触。

    可以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微信网络联系,但是那个IP地址在缅国,很难找到具体的定位地点。

    第二种是在商场内的接触,虽然没有直接见面,但是马晓琳送钱和取货肯定有对接人员,咱们只要抓到这个对接人员就能顺藤摸瓜抓到嫌犯。”

    丁锡峰点了一根烟,“你想引蛇出洞。”

    “是。”

    “计划中规中矩,不过计划一定要周密,把情况考虑清楚,免得打草惊蛇。”

    “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方案,正准备跟您汇报……”

    “咚咚……”外面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

    一声门响,王霄和朱家旭都走了进来。

    “韩子康那边结束了?”

    王霄答道,“是,我又给他做了一个详细笔录,将他购买M药的过程,以及跟卖家的接触方式都记录了下来。”

    “正好,我跟你们韩队在谈马晓琳购买氰化钠的渠道,把两个购买渠道比对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共同点。”

    “是。”王霄应了一声,递给丁锡峰一份文件,“大队长,这是韩少康的审讯记录。”

    “我看过派出所的审讯记录,大概情况都知道,你捡着重点说就行。”

    “咳……”王霄清了清喉咙,“韩少康购买M药的过程,跟普通的网购平台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在网上搜索了M药,弹出来了一个网站,他通过网站购买,用微信支付。之后,卖家通过快递将M要邮寄了过来。

    我请技术科的人查过这个网站,从域名来看盗版网站的服务器在国外,很可能是东南亚一带的国家。

    网站绑定的银行账户的户主叫李国山,他是蜀州人。派出所在调查时也了解过这个人,李国山今年61岁了,住在蜀州小蹦村,位置比较偏远,交通也不方便,去县城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坐一个小时的车。

    据当地派出所反映,李国山身体也不大好,这几年一直在家乡务农,而且那边的交通和快递都不方便,他不大可能做这种违法的事。”

    王霄顿了顿,继续说道,“另外一个要调查的重点就是快递,派出所也查了韩少康购买M药的发货人,发货人的名字是李国山、身份证号也是李国山的,但是发货地址却在滇州。

    距离蜀州隔了好几个省,我个人也感觉李国山不大可能跑到那么远发货,那点货款也也不够来回机票和住宿的费用。”

    朱家旭问道,“你认为李国山只是嫌犯退盗窃前台的傀儡?”

    王霄道,“差不多吧,甚至可能连傀儡都不是,只能算是一个挡箭牌。”

    丁锡峰沉吟了片刻,望向一旁的韩彬,“韩队长,你怎么看?”

    韩彬道,“虽然从现有的情况看,这两个案件没有直接关联,但是,如果仔细分析的话,还是存在一定的巧合和联系的。

    马晓琳购买氰化物的卖家,微信登录地址显示在缅国。韩少康购买M药网站的服务器也在东南亚一带,虽然还没有确定具体位置,但可能也是在缅国。

    这样分析来看,这两个案子很可能存在一定的联系,甚至可能是共同一个货源。”

    丁锡峰问道,“派出所那边有没有派人去蜀州调查李国山?”

    “没有,虽然派出所方面觉得,李国山很可能是个挡箭牌的,但也没敢贸然联系,怕惊动了真正的嫌犯。”

    “滇州那边呢?”

    “他们和滇州当地派出所联系过,请求他们协助调查嫌犯发货的快递站,但还没有收到具体的结果。”

    “效率不行呀。”丁锡峰叹了一声,不过也能理解,派出所的级别不够,要申请协查通告并不容易,也是考虑到这种因素,丁锡峰才让二中队继续查销售源头。

    “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快刀斩乱麻。大家辛苦一下,出趟差。”丁锡峰扫了一眼众人,继续说,“朱组长,你去一趟蜀州,你亲自去摸一下李国山的情况,咱们自己都不上心,不派人去,人家当地警方自然也不可能重视。

    等你到了蜀州后,把李国山的情况摸透了,看看他和嫌犯是否有联系,再决定下一步是做笔录,还是直接将他控制起来。”

    “是。”

    “王霄,你带人去一趟滇州,既然是从滇州发的货,说明货的源头很可能在那,查查嫌犯有没有固定的快递发送点,咱们两边相互配合,看看能不能将发货人引出来。”

    “好。”

    “韩彬,你现在先不要管韩少康那边,先把给马晓琳提供货源的人抓住,找到了氰化钠的样本,先把陈子河被毒杀的案子结了。

    这个案子结了,咱们的压力也就小了。”

    “我知道了。”

    ……

    会后,韩彬安排了一下人手问题。

    王霄和朱家旭去外面出差,肯定不能当光杆司令,但是经费有限,去的人也不能太多。

    考虑了一下综合情况,王霄、江扬、祖大伟三人去滇州。

    朱家旭带着何英生去蜀州。

    韩彬带领其他的队员查马晓琳的案子。

    安排完后,王霄和朱家旭就去做准备工作了,韩彬将其他队员召集起来开会。

    韩彬扫了一眼众人,说道,“情况大家都清楚了,除了出差的队员外,其他人都负责调查马晓琳的案子。马晓琳虽然已经招认了,但是购买氰化钠的渠道还没有查清,一天不将销售渠道打掉,就有可能会祸害更多的人。

    通过审讯,马晓琳已经交代了供货人的联系方式,我准备引蛇出洞抓住给马晓琳提供氰化物的嫌疑人,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

    赵明问道,“韩队,您准备在哪里布控抓捕?”

    “这要看嫌疑人将交易地点定在哪。”韩彬应了一声,问道,“在那之前需要一个人伪装成客户联系嫌犯,毛遂自荐一下。”

    众人没有答话。

    “既然大家都这么谦虚,那我就点名了。”韩彬扫视众人,目光落在李琴身上,“李姐,要不你辛苦一下。”

    韩彬选择李琴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李琴是女性,不容易引起嫌犯的警惕心,再一个,以韩彬的经验来看,选择下毒杀人方式的也是以女性居多。第三,李琴的年龄也比较合适。

    黄倩倩和冯娜虽然也是女人,但是她们的年龄比较小,阅历也少,总体来说还是李琴更符合人设。

    韩彬都点将了,李琴也没有推辞,“韩队,我加上微信之后,怎么说。”

    “你就直接说,想买无色无味能立即致死的毒药,另外约他尽快见面。”

    “我知道了。”李琴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加上了嫌犯的微信号。

    嫌犯的的微信名叫老K。

    加上微信后,办公室的气氛凝重了起来,都在等待着嫌犯的回复。

    一分钟,两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

    韩彬看了一眼手表,傻等着也不是事,谁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通过?

    就在韩彬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嗡’李琴的手机响了。

    “韩队,嫌犯老K加上我了。”

    “跟他聊。”

    李琴打字,“在吗?”

    老K,“在,你是谁?”

    “我看到你发的广告了,我想买药。”

    “你要什么药?”

    “我要那种无色无味能毒死人的药,特别厉害那种,送到医院也救不活的。”

    “你是哪的人?”

    “琴岛的。”

    “可以,不过我的药比较贵,得先付钱。”

    “多少钱?”

    “三千。”

    “什么药这么贵?”

    “嫌贵你去买老鼠药,傻子才喝呢。一分钱一分货,我卖的的是氰化钠,几乎没有任何味道,只要吃了,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我真没那么多钱,便宜点吧。”

    “我这不讲价。”

    “两千您看行吗?”

    “最低两千五,少一分不卖了。”

    李琴停顿了一下,才继续打字,“行吧,那我去哪拿货。”

    “先给钱,付了钱,自然会给你货。”

    “我给了你钱,你要是不给货怎么办?我也没地说理呀,你先给我货,我再给钱。”

    “我告你,我们在全世界都有生意,童叟无欺,不差你这一个人。”

    “那……我怎么给你钱?”

    “你把钱送到广南商场。”

    “什么时候?”

    “现在你就可以过去,将钱放到五楼影院1号放映厅,等我收到钱,明天就给你货。”

    韩彬提醒道,“现在不行,太仓促了,来不及布控,明天再给钱。”

    李琴发信息,“今天不行,我还上班呢,明天上午行吗?”

    “可以。”

    “你说个确切的地点,大概几点,我把钱拿过去。”

    “明天上午十点,你把钱放到广南商场,五楼影院,1号影厅,7排4号。如果我记得不错,应该是阿凡达。”

    “我记住了。那我什么时候拿货。”

    “等消息吧。”

    “到时候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万一钱给错了咋办?”

    “你不用管我长什么样,将钱放到1号影厅,7排4号椅子垫下面就行。”

    说完,对方就不在联系了。

    韩彬道,“从现在的情况看,对方并没有发现异常,咱们现在就去广南影院布控,一定要及时控制住拿钱的人。”

    韩彬知道,这个取钱的人肯定不是幕后主使,在抓捕的时候一定要干净利索,防止他给上线报信。

    赵明道,“韩队,明天才交易呢,咱们现在就去布控,是不是早了点?”

    “不早,咱们得提前熟悉环境,在隐蔽的地方安装监控,确保嫌犯拿钱的时候能够人赃并获。”

    “厉害,还是韩队想的周到。”

    张顺谷道,“韩队,要不要跟影院方面打个招呼?”

    “打招呼是肯定要的,不过,嫌犯既然将交易地点选在广安商场,说明他对哪里的情况十分的熟悉,甚至很可能本人就在广安商场,咱们去影院侦查要尽可能少的惊动别人。”

    张顺谷道,“那就联系商场的高层,他们参与这种事的可能性相对较小,而且也更方便让咱们行动。”

    李琴道,“我去联系技术科,请他们帮忙安装监控。”

    韩彬道,“可以,你让他们提前准备设备,不过安装要等到后半夜了。”

    “其他人都跟我去广南商场,提前熟悉一下商场的环境,防止抓捕的时候出现意外。”

    “是。”

    在韩彬的安排下,布控工作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

    翌日上午,韩彬等人一早赶到了市公安局,再次确认了布控抓捕的计划。

    上午九点半商场开门,韩彬等人一段时间涌入了商场,按照之前的部署行动。

    九点四十五分,李琴也赶到了商场,她是一个人行动的,防止被嫌犯识破。

    到了上场后,李琴第一时间给嫌犯发了微信,“我到商场了。”

    “钱带了吗?”

    “带了,我正准备去影院呢?你在哪,什么时候给我货。”

    “我不是说了嘛,等我拿到钱,自然会给你货。你现在买一张哥斯拉的票,十点十分开场。”

    “啊,不是说十点钟去一号厅看阿凡达嘛。”李琴皱了皱眉,无论是监控还是部署,警方都是围绕着一号厅展开的。

    “那是重映的,不好看,去看哥斯拉吧,应该在3号厅,你把钱放到6排6号椅子垫下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42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