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憩与免费阅读/男女主羞耻play文

自由者联盟流露出来的野心,与自身所拥有的实力基本相符,当然这是指目前阶段,至于将来,秦烽可不相信他们会就此满足了。

    而且站在极星联盟高层的立场上,自己手里的权力资源必须要分出去一大块,这也绝对是难以容忍的,所以将来两方势力还有得扯皮争斗。

    “……你们给我画的这个大饼,还真是够诱人的,”      憩与免费阅读/男女主羞耻play文    

    秦烽笑得云淡风轻:“是不是为了你的这个承诺,我现在就得欣喜若狂地表示接受?然后背叛了极星联盟、辜负了那几位至高星尊对我的看重,来为你们的利益奔走效劳?等到将来利用价值尽了,再被你们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上位者的这种远期承诺极少有兑现的,无论说得多么情真意切、多么美丽诱人,听听就好,认真你就输了。

    秦烽对此看得极为透彻,拿这种话来忽悠人,不就是为了白嫖自己吗?就凭你们也配?

    蓝奕晗笑道:“但凡有一点起码的智商,都没有人会想着去忽悠一位至高星尊吧?那种糟糕的后果,相信无论哪家势力都是不愿意面对的。”

    秦烽不为所动:“目前是这样,不过将来的事情可说不准,你们想要我的基因样本和功法,所图为何无需多说,站在我的立场上,实在看不出有考虑你们的必要。”

    有了四位至高星尊以及身后的超级帝国的扶持,秦烽将来必然会是整个人类文明阵营中最尊贵的存在之一,想要什么好东西没有?

    如果为了这个自由者联盟就放弃稀有的一切,这不是放着现钟不打去炼铜吗?

    蓝奕晗好整以暇地道:“我能理解你的顾虑,不过自由者联盟确实带着足够的诚意而来,否则也不会让我亲自出面了,你可以先看看这些礼物再做决断。”

    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光影闪烁间,一柄式样奇古、非金非玉的幽黑战戟出现在桌案上,接着是一方人头大小、紫气氤氲的古朴印玺,以及一套薄如蝉翼的莹白全身甲胄。

    秦烽眼眸微凝,她拿出来的这三件东西,赫然都是镇族神器层次的宝物,足以充当文明底蕴、奠定一家超级势力崛起根基的重器。

    除了星舰和那柄从主纪元母皇手中抢来的神兵,秦烽手中还没有别的镇族神器,令狐凤菲的那柄螭吻剑只是暂借给他使用,这种国之重器,无论哪家势力都是不可能拿出来当礼物送人的,也根本送不起。

    就连以资源富庶、底蕴积累深厚闻名的七大上位种族,当初为了那件可以打造镇族神器的幽空圣晶、都差点翻脸开战,可见这种东西绝不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能弄到的。

    “如何?”

    蓝奕晗温婉地笑着:“这三件镇族神器来自联盟的国库,都是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我们组织发掘了不少太古文明遗迹,付出难以想象的牺牲之后才得来,只要你点头,它们就都是属于你的了。”

    “你现在的修为尚不足以发挥出它们的威能,不过以你异乎寻常的成长速度,不需要等待太久就可以用了。”

    “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秦烽微微颔首,无论自由者联盟高层打得什么主意,这份魄力当真是无人可及,或者说,是那位至高星尊层次的天演大智者对自己未来的价值有着更深刻明晰的认知?

    “还不止这些。”

    蓝奕晗素手微抬,一件次元空间手环,以及一份契约文件跟着出现在桌案上。

    秦烽想想,还是拿起来看了一遍,次元空间手环里的东西不算多,四十九只工艺精美、里外三层的蓝金匣子,但每只匣子里面装着的都是稀世奇珍层次的修炼资源,足以和伊莎贝拉女皇手中的“星河天籁”,令狐凤菲手中的“辉月咏叹”相提并论的宝物。

    简单直白地说,有了这批奇珍在手,秦烽只要闭关一段时间,就可以顺利突破圣星境,运气好些直达半步星尊都有可能。

    届时有镇族神器在手,就是直面异族文明的那些老牌至高星尊,都有了一战之力,自保已不是问题。

    至于那份契约文件,其实是书写在某种奇异的太古星兽皮上,混沌色的基质页面上,以淡金色的字符书写了三十余条契约条款。

    秦烽是头一回看见这种文字,但以他的修为,瞬间就领悟了契约的全部内容,这种字符能够直接引动规则之力,与本时空的大道法则体系产生共鸣,按照某些时空世界的惯例,能够创造并使用这种文字的智慧生灵、已经与真正意义上的神族无异。

    契约文件的内容,就是承认秦烽为自由者联盟的最高领袖,联盟未来的合法君主,其子女具备无可置疑的继承权。作为约束条款,秦烽本人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和义务,时刻将联盟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能做有损于联盟根本利益的事情等等。

    在契约文件的落款处,是九枚精致繁复的源力印鉴徽记。

    前两枚印鉴徽记分别附有一缕至高星尊的精神烙印,意味着得到了联盟的两位至高星尊认可,后面七枚稍小些的印鉴,则是来自联盟最高议事团的七位核心元老,蓝奕晗也位列其中。

    “核心元老的位置,也是世袭传承的吗?”

    秦烽略有些好奇,不由多问了一句,自由者联盟的权力统治体系和极星联盟明显不同,没有区分出那么多国家与势力,整个联盟内部就只有一个政府,论及权力的集中程度可是远胜于极星联盟了。

    “不完全是,”

    蓝奕晗解释道:“我们不奉行所谓的皿煮选举,每一届的联盟最高议事团成员,都是间接推选而诞生,作为世代从政的家族,在高层自然会有不少人脉影响,我能得到这个位置,主要是继承了我老师的大部分资源,她在三年前退休后,我就成了她这一派系的话事人。”

    秦烽对此表示理解,黑暗蛮荒星海极度凶险,在朝不保夕的大环境下,新政权的决策机制必然是效率优先,生存第一,如果还要玩皿煮普选那一套,什么事情都得由政客们打口水战来决定,多半是黄花菜都凉了、事情还没争个结果。

    事实上,现在的人类文明诸国都已不怎么待见所谓的皿煮选举政治那一套,看起来公平,实则发展到最后都是财阀资本家的游戏,底层百姓除了手里的一张选票,根本就没得到多少实惠,好处都让上流阶层利用游戏规则“合情合理”地占去了。

    极星联盟的九个创始成员国、二十七个元老成员国,基本上都是君主制,或是集权程度很高的政体。

    秦烽对此并不觉得奇怪,主世界的资本财阀集团及其控制的舆论机器,总是喋喋不休地鼓吹权力失控的危害性,主张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稍有异议就会给你扣上独裁、专制的大帽子。

    只有权力被关在了笼子里,资本才能够为所欲为,不受约束地盘剥搜刮社会底层,一茬接一茬地割韭菜。

    失控的权力危害固然值得警惕,失控的资本呢?绝对是吃人不吐骨头!这已经有不少血淋淋的例子可以佐证。

    如果说权力应该被关进笼子里,那么资本更应该被关进笼子里,而不是仅仅靠着几部反垄断法律就万事大吉了,那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当金钱站起来说话时,真理都会沉默。”

    罗斯柴尔德的这句名言诠释得再明白不过了。

    在这外敌空前强大的星海世界,如果过多地推崇所谓的皿煮制度,大小事情都要扯皮打嘴仗、拖上N久才能讨论出个结果,或许人类文明早就被那些异族文明给灭掉了,哪还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繁盛强大的局面?

    收回发散的思绪,秦烽对她说着:“你的意见,我可以认真考虑,过段时间再给你答复吧。”

    蓝奕晗眨了眨美眸:“可以理解,不过我们拿出了这样份量十足的诚意,你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呢?”

    秦烽诧异地看着她:“你想要什么样的‘表示’?”

    “当然是你啦!”

    蓝奕晗盈盈起身,仪态优雅地解开长袍,现出了惊心动魄的完美娇躯:“用这样的方式体现合作诚意,你应该不会抵触吧?”

    秦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102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