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贝儿 是不是欠c_我们在摩托车上爱

未婚妻

    此言一出,空气中直接就安静了。

    叶灼转眸看向岑少卿。

    岑少卿看向叶寒。    宝贝儿 是不是欠c_我们在摩托车上爱    

    叶寒接着道:“其实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岑先生,那个未婚妻跟你并没有什么正式的婚约。只不过,他们家族历代以来的女孩儿都会成为总盟夫人。所以,你们虽然不是什么真是的未婚妻,却也跟未婚妻差不多。”

    叶寒在调查到这件事的时候,也有些吃惊。

    如果岑少卿有未婚妻的话,那叶灼算什么

    幸好这未婚妻跟岑少卿本人没什么关系。

    不知者无罪。

    叶寒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岑少卿问道。

    记住网址xz.

    一开口,就让叶寒感觉到无尽的威压。

    平日里看着岑少卿还挺温和的,没想到,这人皱起眉的时候,居然这么可怕。

    叶寒咽了咽喉咙,接着道:“是这样的,总盟国有个姓端木的大家。端木家的女儿几乎每一个都嫁给了总盟国的总盟。现在的总盟夫人就是端木凰飞,她的侄女叫端木凤与,也就是说,现在跟你有婚约的人是端木凤与。”

    “端木……”叶灼美眸微眯,“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叶寒问道。

    “没什么,”叶灼看向叶寒,接着问道:“端木家是不是跟王家走得挺近的”

    “是的,”叶寒想到调查到的资料,“王家的女儿王美林现在是端木凤与的助理。”

    叶灼微微点头。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林家出现了王家的芯机人。

    想来便是端木凤与安排过来的。

    叶子微微一笑,“对了,那个端木凤与长得怎么样好看吗”

    “好不好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没有姐你好看”叶寒道。

    倒也不是叶寒有意吹捧叶灼,而是她的颜值摆在那里,想要超过叶灼,还真有点困难。

    叶灼轻笑出声,拍了拍叶寒的脑袋,“算你会说话。”

    语落,叶灼看向岑少卿,微微挑眉道:“岑先生,你怎么看”

    岑少卿一愣,“什么我怎么看”

    “怎么看你未婚妻的事啊”叶灼问道。

    岑少卿薄唇轻启,“谁定的谁娶。我这辈子,只你一人。”

    很淡的声音,却掷地有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叶寒接着开口,“你最好记住你现在的话,要是让我发现你背叛我姐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岑少卿眼神坚定。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会背叛叶灼。

    叶灼接着道:“可如果叔叔硬要你娶呢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我没有那样的父亲。”岑少卿道。

    “表现不错。”叶灼笑着道:“希望你不是耍嘴皮子功夫。”

    “我是那种耍嘴皮子功夫的人”岑少卿反问。

    叶灼看了眼他,眉眼含笑,“万一你见异思迁呢”

    岑少卿眉眼认真,“我只会见你思迁。”

    “谅你也不敢。”语落,叶灼转眸看向叶寒,接着道:“你还查到其它什么消息了吗”

    “有倒是还有一个,但我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你们来说重不重要。”叶寒道。

    叶灼美眸微眯,“你说来听听。”

    “总盟先生跟端木凰飞发生了争吵,不知去向,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争吵”叶灼微微蹙眉。

    “对。”叶寒点点头,接着道:“其实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从资料上调查的情况来看,他们两口子非常恩爱,这次的争吵有点突如其来,而且,端木太太这几天还频繁的出去总盟府,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能不能查到他去了哪里”叶灼问道。

    叶寒摇摇头,“我让人查过,但是没查到结果。”

    “追踪器呢”叶灼问道。

    “我去给你拿。”叶寒道。

    叶灼微微点头,“好的。”

    叶寒转身去拿追踪器。

    “叶寒还要一会儿才能过来,我带你去我之前住的地方转转。”叶灼转眸看向岑少卿。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跟上叶灼的脚步。

    叶灼将他带到思雨阁。

    思雨阁很大。

    叶寒住在一楼,叶灼住在三楼。

    以前叶寒还在的时候,她住在二楼。

    如今叶兰早已背叛,所以她的房间也变成书房和客房区。

    叶灼的房间很大,26平的卧室内,用纳米材料隔离出一块实验室。

    推开实验室的门,便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岑少卿微微蹙眉,“怎么卧室里还有实验室”

    叶灼道:“我们这儿突发情况很多,我经常半夜睡到一半被人叫起来,有时候来不及往基地赶,就只能在家做实验。不止我的房间有,叶寒的房间也有一个。”

    “哦。”岑少卿微微颔首。

    “对了,这后面还有一片花园。”叶灼推开后面的门,“这个是云梯,咱们可以从云梯上下去。”

    岑少卿跟上叶灼的脚步。

    云梯要比电梯快很多。

    几秒钟之后,便停在了一楼花园。

    跟地球上的植物不一样,地球上的一朵蘑菇最多可以长大巴掌大,s星系的一朵蘑菇堪比大树,不过这里的蘑菇虽然没毒,却也没人使用,因为营养含量太低,吃十颗蘑菇,还抵不上半支营养液。

    不光有蘑菇,还有比伞开得还大的玫瑰花。

    微风徐来,鼻腔里尽是浓烈的玫瑰花味儿。

    尤其好闻。

    行走在这里,让人不禁想起了童话书中的故事。

    两人走了一会儿,叶灼便收到叶寒的简讯,转头看向岑少卿,“叶寒来了,咱们回去吧”

    “好的。”岑少卿微微颔首。

    两人又乘坐云梯回去。

    “姐,追踪器给你。”叶寒将追踪器递给叶灼。

    这个追踪器也是叶灼发明的,里面记录了s星系的全部路标,以及有生命的星球。、

    叶灼将岑海峰的名字输入进去,点击搜索。

    下一秒,屏幕上显示:

    对不起,无法为您提供此人的地址。

    叶灼微微眯眸,点击左下角,登陆管理员账号,再次输入岑海峰的名字。

    还是不行。

    岑海峰毕竟是总盟国的总盟先生,无法轻易追踪到他的详细地址,也很正常。

    叶灼微微眯眸,侧头看向岑少卿,“要不咱们再等等。叔叔身上带着反追踪器,需要先远程消磁,才能定位到准确地址。这几天我先带你了解下长越国的周边,再实地了解下总盟国。”

    “可以。”岑少卿微微颔。

    叶灼在追踪器上做了个脚本,开始远程操作。

    叶寒接着道:“姐,那我先去给岑先生安排客房。”

    “嗯。”叶灼想了下,“我隔壁房间不是有个空房间吗安排在那里就行。”

    “好的。”

    叶寒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叶灼和岑少卿两个人。

    叶灼将追踪器设置成自动程序,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岑少卿。

    “这是什么”岑少卿伸手接过,好奇的问道。

    “人皮面具,”叶灼解释道:“总盟国既然安排了人在你身边,就一定知道你的长相。你戴上这个,他们就发现不了你了。然后,这个是咱们在s星系上的新身份。”

    叶灼早已宣布退隐,这种时候再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肯定是不合适的,所以,她也得戴上人皮面具。

    语落,叶灼递给岑少卿一张卡片。

    “这是s星系的身份证”岑少卿接过卡片后,问道。

    “对。”叶灼微微颔首,“在思雨阁倒是无所谓,一旦到了外面,就一定要把身份证和人皮面具戴好。”

    “嗯。”

    叶灼打开人皮面具,教岑少卿怎么戴在脸上。

    很薄的一层,贴在脸上半点异物感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很自然,别说人眼,就连机器都无法能检查得出来。

    等叶寒再来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已经是两个陌生的男女。

    虽然两人的相貌都变得普通了,可身上的气质依然在。

    “姐,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

    叶灼微微颔首,接着道:“以后在外面叫我卓小姐。他是邵先生。”

    “好的。”叶寒点点头。

    ……

    第二日上午,叶灼趁着还有时间,带着岑少卿去了一趟绯奶奶家里。

    几乎叶灼过来,绯奶奶都坐在阳台上的摇椅里晒太阳。

    怀里抱了只同样上了年纪的猫咪。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绯奶奶。绯奶奶上了年纪,耳朵有些不太好,老人家又不肯戴助听器,”叶灼压低声音交代道:“一会儿你跟她说话的时候,注意声音要大些。”

    “嗯。”

    听到脚步声,绯奶奶怀里的猫懒懒地叫唤了声。

    “绯奶奶。”直至叶灼和岑少卿走到老人家边上,老人家依旧没醒过来。

    无奈之下,叶灼只好加大分贝。

    绯奶奶这才悠悠地转醒,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绯奶奶先是楞了下,随后才反应过来,笑着道:“灼灼来了”

    “绯奶奶,您认出我了。”

    “瞧你这孩子说的,奶奶虽然老了,却叶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时候。”绯奶奶接着道:“上回你这孩子扮成乔伊来叫我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

    但是的她怕误了叶灼的大事,没敢直接说出来,但这回不一样,这回叶灼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好了。

    “绯奶奶,您真是太了解我了。”叶灼笑着道。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除了你奶奶,也就我最了解你了。”每每说到苦命的姐姐时,绯奶奶总非常伤心。

    若是姐姐诶没死的话该多好。

    她肯定会非常欣慰。

    欣慰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终于有了出息。

    可惜,姐姐再也看不到了。

    语落,绯奶奶看向叶灼,“灼灼,这个是谁啊”

    叶灼挽着岑少卿的胳膊,“绯奶奶,给您介绍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岑少卿。”

    岑少卿将脸上的人皮面具取下,露出一张俊逸清隽的五官,“绯奶奶您好。我是灼灼的男朋友岑少卿,您叫我小岑就行。”

    绯奶奶惊讶的站起来,先是看着叶灼,然后又转眸看向叶灼,“灼灼,你说什么你说这是谁”

    “奶奶,这是我男朋友,岑少卿。”叶灼重复了一遍。

    男朋友

    叶灼居然有男朋友了。

    绯奶奶几乎热泪盈眶,握着叶灼的手,看向天边,“老姐姐,老姐姐你听到没咱们的灼灼有男朋友了”

    高兴。

    绯奶奶是真的很高兴。

    叶灼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很了解叶灼的性格。

    之前也给叶灼介绍过男朋友,但都被叶灼婉拒了。

    绯奶奶本以为,有生之年看不到叶灼找男朋友了,没想到……没想到,她居然看到了。

    绯奶奶又拉起岑少卿的手,将他的手放在叶灼的手上,“小岑,我们家灼灼是个很好,很优秀的女孩子,可以看得出来,你也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你们俩能互相遇到彼此,走到一起,是你们彼此的幸运。灼灼这孩子出生苦,还没小猫儿大呢,就开始流浪了,虽然后来遇到了我那个老姐姐,可我们那个时候穷啊,没能给她更好的生活。往后余生,请你一定要好好珍惜灼灼……她能走到今天这步非常不容易,你不能欺负她,两个人在一起,要学会互相包容,互相迁就,取长补短……”

    说到最后,绯奶奶已经泣不成声。

    其实这番话,应该由姐姐来对叶灼说的。

    她现在享的都是姐姐的福。

    “我一定牢记您的话,好好对待灼灼,绝不负她。”岑少卿看着绯奶奶,眼神坚定。

    “好好好,”绯奶奶满意得点点头,“孩子,有你这句话啊,奶奶就放心了。”

    语落,绯奶奶接着道:“别在外面站着了,来来来,咱们屋里坐。”

    绯奶奶喜欢清静,除非是特别的日子,要不然,家里就她一个人。

    连佣人都没有。

    绯奶奶招呼着两人进屋,看着岑少卿,有些疑惑的道:“小岑,咱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应该没有。”岑少卿道。

    “没有吗”绯奶奶皱了皱眉,“可我怎么看你那么熟悉……”

    叶灼接着开口,“绯奶奶,肯定是您看错了,岑少卿他第一次来咱们长越国。”

    “第一次来”绯奶奶惊讶的问道。

    “对。”叶灼微微点头。

    绯奶奶笑着道:“那肯定是我自己看错了。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水。”

    “您坐,”叶灼按着绯奶奶坐下,接着道:“我去倒水就行。”

    岑少卿站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绯奶奶看着两人去倒水的背影,眼底全是欣慰的神色。

    这小两口,连背影看上去都那么相配。

    叶灼对绯奶奶家很熟悉,用带过来的花茶,给岑奶奶泡了一杯茶。

    然后又倒了两杯白开水。

    很快,水就倒好了。

    叶灼将杯子递到绯奶奶身边,“绯奶奶,这是我从地球给您带回来的花茶。您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从地球带回来的,那肯定很好喝。”绯奶奶笑着道:“我听我太奶奶说过,地球是个很好的地方可惜,这些人不知道珍惜。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他们才是最可怜的那个。”

    语落,绯奶奶尝了一口花茶,抬头看向叶灼,“味道果然非常不错灼灼,这是谁做的”

    “我妈做的。”叶灼道。

    绯奶奶接着道:“真的吗你上次说要给我看你家人的照片,今天带来了没”

    “带了。”叶灼微微点头,拿出手机,用息影技术打开照片,一一给绯奶奶介绍,“绯奶奶,这个是我妈,这个是我爸,这个是我舅舅。这个是我外婆,这个是奶奶……还有这个,这个是我的大伯,大婶……四叔四婶……”

    林家的亲戚非常多,绯奶奶也不觉得麻烦,一个个的认着,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好,真好,”绯奶奶是真的替叶灼感到高兴,这么多年了,这孩子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家人,“灼灼,他们一定很爱你吧”

    “嗯。”叶灼微微点头。

    叶灼也不止一次的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她虽然从小就被人抛弃,可后来,她还是遇见了那些满眼都是她的家人们。

    “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以后也能安心的走。”绯奶奶拍了拍叶灼的手,“等我到了地底下,我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奶奶,让她放心。”

    “绯奶奶,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叶灼道。

    “傻孩子,人老了都会面临死亡,这是自然法则。”绯奶奶笑着道:“你看你绯奶奶像是那红贪生怕死的人吗”

    她不怕死,自然也就无惧生老病死。

    其实有时候,她还挺期待死亡的,这样就能跟那些离开很久的亲人们团聚了。

    叶灼接着道:“绯奶奶,既然您那么喜欢地球,这次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在地球上给您颐养天年,养老送终”

    “不用,”绯奶奶摇摇头,“灼灼,你有这份心意,奶奶真的非常开心。但人老了,最怕折腾,这里虽然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却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怕我要是死在地球上的话,你奶奶他们要是来接我的话,找不到我怎么办”

    无论什么时候,人对故土都有种特殊的情怀,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那我带您去地球玩几天,然后再送您回来,您看怎么样”叶灼接着问道。

    绯奶奶还是拒绝。

    人老了,最怕的就是折腾。

    在绯奶奶这里呆了一下午,中午,叶灼和岑少卿一起给绯奶奶做了地球上的午饭。

    绯奶奶非常开心,二人离开的时候,绯奶奶拉着两人的手,交代道:“灼灼,小岑,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叶灼点点头。

    岑少卿看着绯奶奶开口,“绯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灼灼,如有食言,天打雷劈。”

    绯奶奶点点头,“灼灼小时候吃过很多苦,我只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她可以好好的,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小岑,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不然,就算我这把老骨头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到这里,绯奶奶接着道:“你们俩好好的,以后我在天上保佑你们,早点生个大胖小子。”

    岑少卿后退一步,很认真的朝绯奶奶鞠了一躬,“绯奶奶,谢谢您。”

    绯奶奶笑着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快走吧。”

    “绯奶奶,那我们就先走了。”叶灼道。

    “快去吧。”绯奶奶点点头。

    二人登上飞行器。

    绯奶奶目送着飞行器离去的方向,须臾,收回视线,笑着道:“灼灼这孩子算是找到归属了。”

    虽然没怎么谈论岑少卿的身世,但绯奶奶可以看得出来,岑少卿出生不凡。

    另一边。

    飞行器刚落在思雨阁的门前,叶寒就迎上去,惊喜的道:“姐姐”

    “怎么了”叶灼问道。

    叶寒接着道:“追踪器追踪到总盟先生的地址了”

    “在哪里”叶灼问道。

    叶寒立即拿出一张电子地图,“就在这里。”

    “西北州”叶灼微微蹙眉。

    见她这样,岑少卿接着问道:“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叶灼接着道:“出了万古冰川之外,西北州是总盟国的极寒之地,那里住着最古老的禁术一族。”

    叶灼本就怀疑岑海峰是中了禁术才忘了所有的一切,如今岑海峰孤身一人前往西北州,更加证实了叶灼的猜想。

    或许。

    岑海峰这些年来,一直都处于欺骗之中。

    ……

    另一边。

    总盟府。

    端木凰飞设盛宴款待过是和大长老二人。

    突如其来的示好,让大长老和国师都有些懵。

    大长老看向端木凰飞,“夫人,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不用绕弯子。”

    国师点点头,“您是咱们总盟国的一国之母,只要是您吩咐的,我们定当竭尽全力。”

    端木凰飞看向大长老和国师,站起来道:“不瞒二位,我确实是有一件事要跟二位商量。”

    看到端木凰飞站起来,大长老和国师也立即站起来,“夫人但说无妨。”

    端木凰飞也就不绕弯子,直接进入主题,“总盟去西北州了。”

    西北州

    好端端的,去那里做什么

    大长老和国师相互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疑惑。

    端木凰飞接着道:“他是去解禁术的。”

    说到这里,端木凰飞直接单膝跪地,“求二位一定要想想办法,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无论怎样,不能让岑海峰知道事情的真相。

    不能

    见此,大长老和国师立即上前一步,扶起端木凰飞,“夫人,您这真是折煞我们了为您和总盟效劳,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您放心,我们这就回去跟众禁术家族打招呼,没有我们的命令,谁也不许给总盟解禁术。”

    “有二位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端木凰飞松了口气,接着道:“还有,因为我的一时仁心,导致总盟他想起了部分地球上的事情,我就跟他说地球上的那些人是他的国歌留下来的遗孀,二位能不想个办法,让他把这段记忆忘了。”

    端木凰飞现在非常后悔,若不是她不忍心看着岑海峰饱受头疼的折磨,出手缓解了他的头疼之症,岑海峰也就不会想起什么。

    可惜。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后悔药。

    闻言,大长老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可以,待先生回来,我们就启动禁术,再次封印住他的记忆。”

    “那就麻烦二位了。”端木凰飞道。

    “应该的,夫人您太客气了。”大长老道。

    从端木凰飞这里回去之后,大长老和国师立即发通告给西北州,禁止他们给岑海峰解禁。

    只要禁术家族不给岑海峰解禁,岑海峰就别想找回那些记忆。

    而西北州的禁术家族,只听令于大长老和国师,所以,这件事根本就不用担心。

    西北州那边很快就传来回复,说是岑海峰已经到了,他们差一点就解了禁术,幸亏大长老和国师的通告发得及时。

    收到西北州的回复之后,大长老立即带着文件去了一趟总盟府。

    看到西北州的回复,端木凰飞也松了口气,“真是麻烦二位了”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国师接着道:“夫人,以后若是遇到事情的话,还希望您能及时跟我们商量,如果这次再晚一点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好。”端木凰飞点点头。

    另一边。

    叶灼和岑少卿准备好之后,便出发西北州。

    西北州处于极寒地带,需要穿纳米技术的发热羽绒服,才能抵御严寒。

    飞行器飞了两个小时之后,叶灼忽然在雪地里发现一个人,“你看那个像叔叔吗”

    岑少卿低眸看去,茫茫白雪中,一个身影倒在雪地里,几乎要跟白雪融为一体,“我们过去看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086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