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第章双飞征服*章贵妇精华

比较了比较,好像还是建筑公司的铁栅栏最合适,这里是断头路,来往车辆很少,建筑公司的大门里也看不到什么人影,记下来,做为第一撤离点。南边半公里左右还有一堵不太高的墙,可以做为第二撤离点。

    “成吧,再多条护城河也没啥了!”找好了两个满意的撤离点,洪涛按照原路又回到了山水贰园南侧的丽江路,仔细看了看小区的外墙。

    一米高的砖石基座和一米多高的铁栅栏,总高不到三米,有下脚攀登的地方,翻越起来不难。不过在铁栅栏外面有条两米多宽的水沟有点麻烦,好在水沟中间有个闸门,踩着闸门就能越过去,也算是个安全漏洞吧。

    观察完地形,下面就等着醋舅舅来电话了,这段时间该干点啥呢?洪涛打算在附近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街边夜市啥的。   第章双飞征服*章贵妇精华      

    想了解一个城市,去大商场、公园、风景区都不成,这些东西全国各地基本都是一个样子。更不要去美食街,那都是给外地人准备的。

    菜市场和街边夜市才是本地人最集中的地方,本地人多了,自然就能更方便了解当地文化风俗了,最主要的还是能吃到物美价廉本地食物。

    通过询问路人,洪涛看着手机地图有点发愁了。南通最大的街边夜市在八仙桥,可是从这里去八仙桥有十多公里,开车去吧,不太方便,如果再因为违章停车什么的被拍下来,那这顿饭就贵了。坐公交车去吧,好像有点远啊,中途还得换乘至少两次,太麻烦。

    最终还是个骑车的年轻人告诉洪涛一个捷径,想吃夜市根本不用跑那么远,马路对面就有91路公交车,坐九站地下车走十分钟,靠近南通大学也有夜市,只是没有八仙桥那边规模大,但食物品种一点不少,价格还更便宜呢。

    洪涛美滋滋的去了,也确实找到了夜市,吃到了当地有名的鱼汤面、蟹黄包、狼山鸡、白蒲茶干、刘桥烧饼。味道嘛,有不错的,也有不合口味的,这很正常。

    但是,那个年轻人没告诉他回来的公交车到晚上八点多就没了,而且还只有这么一趟车。没辙啊,洪涛只好在大学边上找了辆出租车,特意找了黑车,然后假装不认路,让司机起了歹念,这顿绕啊,最终多掏了好几倍车费,才回到了瑞慈医院。

    假如将来有人来调查自己,假如黑车司机也听闻了,他有很大可能不会主动提供消息。原因很简单,他坑了洪涛车钱,心虚啊,但凡没赶上要命的大事,谁乐意把自己阴暗的一面向世人展示出来呢。

    “阿嚏……阿嚏……”刚下车,洪涛就冲着黑乎乎的夜空来了个两连喷。

    长江流域的冬天,绝对温度并不低,也没有凛冽的西北风助纣为虐,可相对湿度要比北方高很多,空气中的水分子充当了帮凶,让体温流失加倍。

    但最冷的还不是室外,而是室内,没有暖气啊!这让习惯了北方进屋就脱衣服,只穿一套薄运动服转来转去的洪涛很是难受。

    对于这种情况,洪涛只能寄希望于空调,这套房子有空调,白天房东还特意打开试了试,证明空调是好的,将来收房的时候,如果出现故障就得照价赔偿了。

    “考地雷……失算啊失算!”可是当洪涛拿起遥控器时才发现,这套一拖二的空调居然是单冷的。这倒不是他不够细心,而是在北方城市里,大功率的空调基本就没有单冷款型,想买都买不到,习惯使然,谁会想到这套空调也是南方专用的呢。

    “得,我还是餐风露宿去吧,这钱花的!”在屋里坐了半个多小时,洪涛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起身出了屋。

    这趟来除了必须的内衣,并没带更多外衣,只有身上穿的冲锋衣和一套备用的,现在一套穿着一套盖着都不暖和,比刚下出租车时还冷。

    “咦,有热闹凑了嘿……”本来想去车里钻睡袋的,可是刚下楼,就看到不远处有盏灯亮着,等下坐着几个人,好像正在玩麻将。

    长夜漫漫,还是寒夜,洪涛决定贴上胡子换只变色镜过去看看。这就叫本性难移,之所以这么多辈子了,他也没成就什么大事业,亏的不是脑子也不是谋划和行动力,而是自制力。

    但凡成大事者,除了亲者皆可杀的狠劲儿之外,还得有强于常人的自制力。别人玩的时候,不光心里多痒痒,也得忍住,不光不能凑过去,还得闷着头玩命搬砖。没有这种能力,就算遇到狗屎运,偶然爬上了高位,时间长了也得出纰漏,再狠狠的摔下来。

    洪涛就是太喜欢玩了,还太随心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既散漫又不够心狠,要是没有穿越重生的优势,早就被各种教做人了。

    “我靠,这是啥玩意!”可能是老天眷顾洪涛,也可能是运气来了,洪涛凑过去之后,没有马上进入讨人厌模式,撇着瓢嘴指手画脚,把身份特征暴露的一点不剩,而是缩在后面,光探头探脑的看,破嘴一声都没出。

    三个老头和一个中年妇女玩的不是麻将牌,而是一种细长条的纸牌,上面有人物画像,还有各种几何图案,有的像牌九、有的像麻将、有的像肩章,反正洪涛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太多规律。

    更让洪涛觉得自己智商有所下降的还不是这种牌的规律,而是和牌的计算方式。每次有人赢了,中年妇女就在手边的纸上写写画画,她们在说啥听不太懂,但肯定是在计算赢牌的大小,这又有点像玩桥牌了。

    要是自己没一屁股烂事儿,洪涛很想坐下来学学这东西怎么玩,不用太深的探讨,顶多玩两次,掌握基本玩法就够。

    就说眼前这个谢了顶的老头吧,他就不配坐在这里,出牌慢不说,还次次输。必须给洪大师让座啊,否则我把你们家上上下下的气运全说没喽,三百年缓不过来!

    “滴滴滴……滴滴滴……”就在洪涛百爪挠心,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老头一脚踢开自己上阵时,胸口突然传来了轻微的电子铃声。

    “舅舅走了,家里一切安好,勿念。走的匆忙,机票差点改签,有两件行礼丢了。辞旧迎新5,望你早日结婚生子,传宗接代!”这是洪涛的另一部手机,上面只有一个联系人,醋舅舅。

    这个老骗子自打开始转账之后,就再也没给洪涛打过电话,只发了两条短信。今天又是短信,内容很像一条迟到的新年祝贺。

    但洪涛心里清楚,这才不是啥新年祝贺,舅舅走了,说明醋舅舅的人已经过了口岸进入香港;家里一切安好,指的是账号和钱都很安全。

    走的匆忙,机票差点改签,有两件行礼丢了,这是个坏消息,不知道有啥变动,居然有人试图更改一部分账号的密码,醋舅舅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扔下两亿左右的资金,提前撤离了。

    辞旧迎新,意思是他的旧手机号码已经全废了,改了新号码,具体是什么号码,这就要去查他之前和洪涛设定的号码表了,5这个数字,不是手滑打错了,而是指表上的第五行号码。

    最后一句结婚生子、传宗接代才是纯粹的废话,这个老骗子别看一点不留恋故土,大半辈子都在从事灰色产业,但有些观念却很保守,对洪涛始终不结婚的事情很看不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028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