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阎行接管西平郡,韩遂移交藏宝图
作者:姚戎   三国骁雄韩遂最新章节     
    联军探部兼监部总管韩岳前来密告韩遂。
    郭宪开西平亭城门前,郭宪弟弟金城郡郡户曹掾兼郡仓曹掾郭益的三子郭芝、郭满(郭蒲)、郭立等城中望族人向郭宪提议放主公进城然后擒拿送给曹操邀功,郭宪大怒责备道:“人穷来归吾,云何欲危之?”于是开城迎护主公,意在还主公厚遇之恩。
    郭满(郭蒲)最可疑,所娶妻乃郃阳县人杜氏,生下一女郭氏(注:魏帝曹睿的郭夫人),娶妻那年正是渭南大战前夜,而那时郃阳令刘放是曹操任命的人,郭家那时尚未迁回西平郡,郭满随家族在长安县居住。
    据查,刘放那年向郭家购买了一百个药罐。
    不知郭满是如何识得郃阳人杜氏,怀疑是刘放以买药罐为由刻意邀郭家派人前去郃阳谈价,而这个杜氏是不是郃阳人不得而知,或是曹操的牒人!刘放施计介绍给郭满。
    韩遂大惊,怪不得开城门等了那么久,原来可能是曹操的牒人在商议擒吾!幸亏郭宪是报恩之人。
    对于郭家是否真与曹操暗通,韩遂还一时无法判定,也不好乱抓人,只能加以提防。
    对麴家、郭家等几家在渭南大战期间回迁的望族只能加以安抚,还要靠其共度艰难。
    四月,韩遂将一千兵交给阎行统领,任命其为代理西平太守,与功曹郭宪共守西平郡。
    令郭宪将西平郡各望族的家兵数报上来。
    随逃来的官吏全部交给阎行使用,也做储备之用。随逃来的民交给郭宪安置。
    其余八百兵由麴演、蒋石、田乐、阳逵、李方、江惠、樊霹、张海八人各领一百兵去守龙耆城。以成公英为龙耆城都督。
    八百余兵由韩仁、受伤的尉迟延嘉带领前去守西镇。
    先期到达西镇的还有疗部总管樊甘和其三百人和从洮水南岸调来的韩叶与其四百白马羌骑。
    可演练二个四百人的偃月营和一个四百人的铁骑营。
    由于撤退匆忙,伤兵尽失,疗部暂时无事,调往去参与制铁骑装备。韩遂想强行将阎行的一千兵和龙耆城的八百兵至少再训练出一个四百人的铁骑营。这样,有二个偃月营、二个铁骑营和一千四百普骑,这些兵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如能再另得三、五万兵马,立刻可恢复战力。
    韩史将余兵全交给韩遂,仅带将领返回张掖居延属国另行募兵。长年跟随其的将领有中军别部司马兼军需别部司马韩笛、别部司马李目、曲长杨罗、别部司马韩茂、曲长韩节,韩远、别部司马韩雳;曲长韩考、韩奇。
    伐同伏、蛾遮璠、迷虎、饿何俾、烧戈颓、柯沭、迷原、迷封、杨浮、伊介、金盛、东起等留下余兵,各自潜回各部落,设法收拢逃散的兵卒,估计夏侯渊暂时无暇顾及这些山里的部落。夏侯渊军中也无人识得这些首领。
    中军别部司马良珂跟随东起回部落。
    调拨到汉阳和金城的军粮己尽失,由韩家大总管韩兆从西镇调拨补给各部。
    牙门将韩叶、李方、樊霹晋升中郎将,校尉江惠晋升牙门将,中郎将张海晋升裨将军。
    要求各县守军坚守到秋收,有粮就可借得烧当羌兵反攻,又强调将士待遇不变,将士稍安,士气有所恢复。
    闰四月,联军探部送来密报,已获确切证据迷虎与曹操的牒人有接触,加上迷虎要吞并其已亡父兄的部落形成一个大部落,韩遂决定除掉迷虎。
    迷虎先行走后,韩遂私留下伐同伏、蛾遮璠、饿何俾、烧戈颓喝酒,下令四人设局约迷虎出部落,然后逼其交出部落,再去接管已亡的迷瑞、迷贵的二个部落,由四人平均瓜分三个部落。要求各部落用少年和老者重建至少三千人的部落军。四人领命返回各自部落。
    宋建派人前来送信。
    信中抱歉未出援兵是因为夏侯渊派张郃和朱灵出兵威胁河首平汉国的东部,枹罕的军队不得不全部调往东部的大夏县防御,等于在允吾之战时牵制住张郃和朱灵二军,还是起到增援作用了。另外,已派飞骑去紧急调去回援刘璋的六千骑。
    另外,因联军放弃陇西郡中部和南部,朝廷已派尚书郎幽州广阳郡蓟县人徐邈出任陇西太守,已随夏侯渊的军队进入狄道县。
    安排妥当后,韩遂准备亲自去找烧当羌羌王东亮面谈。
    五月,韩遂来到烧当羌赤岭大本营。
    羌王东亮摆酒席招待韩遂,答应冬季畜牧闲季时出二万骑帮助夺回金城郡。对于兵力恢复到五万骑,东亮有些为难,那等于将烧当羌军几乎全部移交给韩遂。
    韩遂知东亮一时还想不通,无论怎么用夏侯渊会屠杀烧当羌都无济于事,只有等到夏侯渊攻破西平郡杀到赤岭时,羌王或才会醒悟,交出所有兵权,与夏侯渊决战。
    东亮提供的二万骑兵还要参加韩家在新地的粟米秋收,而八月、九月骑兵还要帮家眷做生畜入冬前的准备等劳活。
    最后二人商定由受伤的尉迟延嘉八月前来训练二万骑,由东亮协调骑兵抽空参加训练。
    二万骑的军粮由韩家提供,八、九月训练期共提供一个月的口粮为三万石粟米,冬季十、十一、十二月再提供九万石粟米,共计十二万石。另给二万骑兵半年薪酬六千六百六十七斤西域金币,其中一半划给部落豪右。
    下年如还需要借用骑兵再商议。
    东亮又谈到马翼、马抗的事。此二人在马超战败前带五百骑和一大笔钱再次进入发羌募兵,结果马超兵败,二人回不去了,就打起带去的迷午的主意。迷午自称是已故发羌羌王迷元的幼子。
    马翼意在用迷午取代现任发羌羌王滇戚,但兵太少,就以北军中候的官印在当地招募发羌帐落的少年,数月内据传加上带去的五百骑,已有二千兵。
    滇戚害怕马翼壮大,于是发兵驱赶马翼,马翼不敢硬碰,又不敢回凉州,只得向西域方向退去,一个可能是向鄯善国楼兰城方向,另一个可能是向于阗国方向。目前尚不明了。
    韩遂突然担心起来,怕马翼去于阗国搞事,于阗韩家也只有二千四百骑,从未打过仗,决不是马翼、马抗的对手。就连于阗国的兵将也不一定打得过父子二人。万一被马翼抄了于阗韩家和于阗国,韩家的根基就毁了,必须派一员武艺好的将领去镇守于阗。
    尉迟延嘉臀部受伤还不未康复,当下只有派韩仁去于阗。但韩仁一走,联军能打的战将又少一员,想来想去,无奈只能选韩仁,一则韩仁是鄯善国楼兰人,马翼万一不去于阗去了鄯善国,由韩仁带于阗的兵马去增援鄯善国也合适。另外,或许韩仁能从鄯善国募得一支生力军。
    韩遂告别东亮,先去北三羌地探望孙子韩骞。
    烧当羌羌王东亮分给韩骞一个一万人的子部落,其中有二千羌骑兵。
    韩骞还小,子部落和骑兵都由邯郸泉、邯郸启兄弟二人经营、训练。
    韩遂和妻张姜子一直把韩骞父亲韩略被曹操杀害的消息瞒着韩骞。
    韩骞见到祖父十分高兴,不时询问父亲为何很久不来信,韩遂只能忍痛撒谎韩略在邺城很忙,天天见友人,为联军寻揽人才。
    邯郸泉、邯郸启已知韩略被害的事,也常有意回避韩骞提及关于韩略的话题。
    韩遂检阅了二千骑兵,觉得东亮给的兵年龄太小,简直是娃娃兵,当下战事看来是用不上了。
    晚上,韩遂单独和韩骞见面,将新地北山的三个五铢钱币藏宝地图、一个新地南山玉石和黄金藏宝地图、二个积石山玉石和黄金藏宝地图全部交给韩骞保管。
    并和其讲述了联军在渭南、汉阳、金城的三次兵败过程、教训、经验。叮嘱韩骞长大后及其后代用好这六份藏宝。
    韩家人将来不再挑头当君主,只当将帅和谋士,选强势君主加以辅佐,所藏之宝只用于君主起步艰难期,以为国家保住雍、凉和西域为己任,所选君主也要有此实力和雄心大志。天下接近太平时,韩家要推动君主归顺中原朝廷。
    对于无可救药的昏君,韩家后人可视实情选择弃之,但不可动用藏宝募兵对抗昏君,因为那样韩家人只得起事,又变成了君主。
    韩遂对自己被迫成为联军的君主一直耿耿于怀,不想让后代再走自己的老路,打打杀杀,征战一生,也未能为后代谋得一个好出路。
    韩家传人每开启一处藏宝足够支持一个创业君主起步,但绝不许支持君主的后代,因为如果君主和其后代都英明,起步后就会强盛,无需资助;如果君主后代昏庸,支持了也没用,还不如等下一个明君出现,从头再来。
    祖孙二人彻夜长谈到天亮,韩遂向孙儿灌输了自己血战一生的经历和经验,韩骞仿佛一夜长大成人,手中竟然拥有了可扶持六个君主创业的巨资,身负如此重托,不免顿生万丈雄心,只可惜祖父不让韩家人当君主。
    韩遂原本想将韩骞部落迁往于阗,但马翼事件使韩遂打消了这个念头,于阗和西域不一定有北三羌这里安稳。
    韩骞已十四岁,接近成年。这期间,韩遂派人从西镇取出自己积累下的个人年薪结余八十七斤黄金、九百六十三斤西域金币,以及西镇韩家库余三千零一斤黄金,全部交给韩骞。
    夜晚韩遂和孙子韩骞去北三羌的山里将六个羊皮藏宝图埋在一处易记住之地,将三千零八十八斤黄金埋在另一易取处。身边只留九百六十三斤西域金币支付杂支。韩遂要求部落能经营好,每年有结余和积累。
    韩遂决定去老雍州试试募兵,韩骞拉着祖父不让走,韩遂只好多住数日,帮助邯郸泉、邯郸启练兵,向孙子传教治理部落和城池的方法。
    邯郸泉妻张俶灵和女邯郸黎、子邯郸渊、邯郸启妻韩蓉和子邯郸迪等家眷对韩骞照顾有加。
    韩蓉又是韩略长女,韩骞的姊姊;张俶灵是韩遂妹妹韩媗的孙女,韩遂把韩骞放在这里十分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