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闹贼
作者:谦读者   穿越后,我成了七岁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闲话夜半相拥而眠,丑时过半,五个黑袍人飞入院中,半点声息没有,鬼魅一般。抬手连撒几把粉沫,一队巡院的人倒地沉睡。
    地库的门锁片刻后悄无声息的被打开,五十个箱笼半盏茶时间搬运一空。
    这一晚五个黑袍人在这京城重地各王侯将相府上搜刮了一圈儿,一辆辆马车隐入一处豪宅内,天刚亮,城门大开,一队行商的马队拿着文碟大摇大摆的出了城门。
    早起练完功,沐浴更衣,吃过早饭夫妻两个又回书房看书。
    临近中午楚乔急火火进了院子,一进厅堂扑通跪地,脸色苍白。
    “出了什么事,快起来”,二人一惊忙起身将人扶起。
    楚乔声音一哽:“公主、爷……属下对不起您们,昨晚府里失窃,我和楚凡刚发现的,地库全空了,巡院的到现在还没醒,不过蒙汗药也快醒了,他们无事。锁被练家子弄坏的,属下看至少六级武者干的,里面老太爷老夫人分的古宝都丢了,他们放私库里被人全部盗出,张婶子晕了,老夫人和老太爷也哭了,太祖让楚凡去侯府打听了”。
    “莫急……丢便丢了,夫君拿两支金钗换一百万铜板,不装箱子入库,就散堆在地库里,明日办年货吧”,怎么办,练家子进宅人没事就万幸。
    景文叹了口气,拿着两支金钗领着楚乔匆匆离开。
    景文一走,四十五个铜板装入一个大荷包放入枕中,他妈的,自己枕着吧,免得丢。将外间私房都拎进内室闷户橱里收起,自己日后拼命练功吧,说多都是眼泪。
    百万铜板折腾到天黑,地库里一个箱笼没有,各私库都装满了散落的铜板。
    郑东山臭骂女儿一顿又一样给了一箱,怎么办,人家都有她没有也是上火:“丫头千叮咛万嘱咐别放地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不当回事,一支古金钗五十万,二十支就是一千万,三千多万才占多少地方,你也是一品命妇当的忒张狂了,丫头都不敢报官怕你让人指指点点”,气的踹了一脚女婿:“跟她分,日后她死活随她去,自己的自己收着”。
    次第成连连应下:“爹别生气,以后儿子全听您的”。
    酉时刚到,楚乔又匆匆进厅堂施了一礼:“公主,爷,二爷和郑大爷来了,两位爷嘴都烧了,两府地库被盗,全丢了,郑大爷寻思……过几日分就没动,都放地库了。楚凡去问他们没敢说,眼下……熬不下去了”。
    “不用替他遮掩,他又想做什么生意,卡着族人的东西不发”,景文心头一股怒气。
    “……大爷想在外县开几个金银玉坊”,心下叹了口气,没有一个省心的,把公主东西都祸祸了。
    “心真大,一个还没开明白还要开几个”,景文咬牙切齿的摆摆手:“随他们去死,别告诉我们”。
    佳雯拍了拍景文:“先让楚乔说”,随后问道:“他们还有什么?”
    楚乔硬头皮说道:“郑老爷郑老夫人病倒了,地库全空,各房的私库也全空,与咱们的怕是同一伙人干的,二爷的更惨,连八百箱铜钱也全丢了,二奶奶私房全丢,两府运转不下去了,想借两万铜板过年”。
    “外祖怎么说?”,怕丢的不止三家,各府怕丢丑不敢说罢了。
    “太祖说……太祖说您再伸手管打折您腿,让都去死”,楚乔苦笑道:“太祖把给老太爷老夫人的又要回去了,怕他们偷着给,地库钥匙没收了”。
    “呵呵……”,太祖发火了,哎。斟酌一下点了点头:“两副蓝宝头面拿走吧,一套大石百万可值,古宝涨价,新宝也抬头了,好一好一套二三百万也值,你辛苦去蓝庭那里卖一下,一家也给象咱们这么安置,有多少安置多少千万别装箱。别的莫多说,练家子偷国库皇上都没辙咱们能怎么办,人没事就行,让他们赶紧置办年货过年”。
    “是,公主”,忙跟着上楼拎走两个箱笼。
    目送楚乔出了院子,景文叹了口气:“娘子是说这贼是徐贼派的?”
    “嗯,必是,否则吃咸菜疙瘩时他们怎么不偷?大哥二弟也不是故意的,日后自然也提防,报官一名二声的,皇上听了还生气,吃个哑巴亏吧。况且首饰我也戴不了,顶块石头我能美到哪,赶紧办年货吧,他们不比咱们,结交的都是有钱人家,送的都是豪礼,少了他们行事也难”,没银子也就不开分店顾眼前了。
    摄政王府的书房里,蓝轩哑着嗓子问道“九哥,咱们怎么办?”
    蓝玉一个头两个大:“怕是被封赏的各大府都让人偷空了,谁也不敢报官……报也无用,过了年再说吧,日后十万之上的自己留着,地库里不放贵重的”。
    “……日什么后,我现在就活不下去了,什么也没有”,没辙了。
    “哥也是……赶紧帮哥列单子,明早让皇上发年礼,取年礼的都进宫自己取,咱们也好分头问问。今年年礼多咬他几口,否则兵将也养不起了”,连铜板都让人偷光了。
    二人又点了两盏油灯开始罗列礼单。
    子夜时分楚乔匆匆进了厅堂:“公主,爷,蓝爷一套给了五百万,明早直接拉去两府,蓝爷机灵,重宝收内室了,蓝爷让您们过万的全自收,他地库也让人盗空了”。
    “日后过千两的都直接送来不放地库”,景文皱了皱眉:“怕二王……估摸明日发年礼摄政王都得让进宫自己取,也好盘问盘问”
    佳雯摆手道:“问就全丢,也确实是全丢了”。
    打发楚乔回房休息,二人锁了厅堂的门回内室休息。
    躺在床上佳雯苦笑道:“道祖才是真神仙,斗米无常何必忙,怕日后穷富的更乱”。
    景文将人抱进怀里:“娘子,年礼给爹娘半成,余下的都自留吧,饿不到他们,咱们还有三子要养呢,别再给了,明日德江也快回来了”。
    佳雯点了点头:“我听夫君的”。